廖承旅的妻子叫肖玖梅,住在温岭东方医院。

  “她刚送来的时候,诊断为脑震荡,头皮血肿,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需要静养观察。”东方医院急诊室的一位护士说,可肖玖梅一直不停地追问丈夫在哪里?

  直到昨天上午,各家医院收治的轻重伤员名单逐渐汇总,肖玖梅终于在温岭第一人民医院的伤者名单上看到了丈夫的名字,他的伤情稍严重些。

  事发时,廖承旅正在4楼的流水线上做工,摔下楼的时候,楼顶一块预制板重重地压在了他的右腿上,是消防队员用液压起重器将他救出。

  昨天,记者在医院病房里看到廖师傅,他的右脚绑着石膏,脚上还有些暗红的血迹。

  “只要她没事就好。”廖师傅微微睁开眼说。

  廖师傅的工友说,他和妻子都来自湖南怀化,到厂里打工还不到4个月。廖师傅的工作是把鞋子挤压成型,完成一双赚4分1厘,肖姨主要负责粘鞋底,做一双赚3分9厘。

  工友说,这意味着他们每个月要做十万双鞋,才能拿到三四千元,“他们都快50岁了,出来打工不容易,没想到还碰上了这样的事!”

  满脸是血

  他回头救出了三四名工友

  这起事故发生得太突然,眨眼的工夫,楼就塌了,甚至没给里面的人留下逃生的时间。

  42岁的杨仲坤还算幸运,虽然同样是从4楼坠落到1楼,但下面正好有软物垫了一下,也没有被碎砖石压住身体,他从一处狭窄的“洞口”爬出了废墟。

  “爬出来后,可能是脑门上被划伤了,血顺着额头流到眼睛里,周围又都是灰尘,看不清往哪里逃。”杨仲坤说,突然,他听到身后好像有人在呼救。

  杨仲坤擦了擦眼睛,发现有几名工友被埋在废墟里,无法动弹。

  他转身回到坍塌的地方,用手一点点地把工友身上的砖石搬走,碰到重物,一用力,他甚至能感到脑门上的血还在往外涌。

  连着救出了三四个工友后,救援人员赶到了现场,杨仲坤也被送往医院,初步诊断头面部挫裂伤,缝了好几针。

  事后,杨仲坤才知道自己的亲侄子在事故中遇难了。

  “我是车间主任,当时就想到赶快救人,哪里会想到先救自己的亲戚再去救别人,跟我干活的都是我的兄弟姐妹啊。”他说。

  其实,坍塌时,老杨的妻子当时也被困废墟,直到晚上才被救出来,幸亏没有大碍。

  陪护的护工夸他勇敢,他说,都是工友,哪能见死不救,就算不是工友也得救,不是吗?

  相关报道:

  浙江温岭工厂房屋坍塌事故:9人经抢救无效死亡(组图)

  台州温岭一厂房昨发生倒塌 至昨夜11点30分40人被救出(图)

  温岭一姑娘长跑时被撞 肇事司机躲在车里几天几

  温岭冷餐船大火致六船员死亡 船东船长等均被判刑

  温岭三名男子入户盗窃偷8元钱 被警方依法刑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