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在外做兼职,公司能否以此为由来解除劳动合同?丨劳动用工
本文摘要:所谓“兼职”,指劳动者在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同时与一家、或多家用人单位塑造劳动关系的情况。本文仅指全日制用工模式下的劳动者,非全日制、《公务员法》、《公

所谓“兼职”,指劳动者在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同时与一家、或多家用人单位打造劳动关系的状况。本文仅指全日制用工模式下的劳动者,非全日制、《公务员法》、《公司法》已明确规定的不在本文谈论范围内。

案情介绍

刘某于2014年4月入职A公司,从事安保工作,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该劳动合同约定:刘某不能从事其他任何与A公司利益冲突的第二职业或活动。当日刘某签收了A企业的《职员手册》及《企业行为准则》。

2015年十月十日,刘某在外兼职接了一份房子修理合同。其在向房主索要剩余修理款时,该房主称尚有几个漏点需要重新修理,刘某在修理房子漏点过程中不慎从高处坠落受伤。刘某受伤后电话向其A公司主管请假称发生交通事故,但没有办理请假手续。2015年12月15日,刘某出院。其出院后仍未回公司上班,A公司给予其病休待遇,刘某仅提供了病假诊断书,未提交病历。

2016年7月17日,刘某拟向A公司提交需全休二个月的病假诊断书时,A公司从其病历中发现刘某并不是因交通事故受伤,而是做房子修理工程时受伤。同日,A公司关于解除与刘某劳动合同向工会征求建议。公司工会的回复建议为“经过职工代表讨论,赞同公司处置建议”。

2016年8月20日,A公司作出《解除劳动合同公告书》,以刘某违反了《职员手册》13.4.4.5和13.4.4.11的规定为由,解除与刘某的劳动关系。刘某拒收上述《解除劳动合同公告》。

刘某因赔偿金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请求裁决A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及未提前一个月解除劳动关系的代公告金。该委作出仲裁裁决驳回刘某的仲裁请求。刘某不服上述仲裁裁决,诉至法院。

裁判要旨

法院经审查觉得,本案的争议焦点可总结为:《职员手册》是不是可以作为本案的判案依据;认定刘某在外兼职是不是正确;A公司是不是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1.关于《职员手册》是不是可以作为本案的判案依据的问题

刘某签收的《职员手册》系A公司经过民主程序拟定,并向职员公示的管理性文件,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亦没有明显不适当的情形,合法有效。刘某与A公司打造劳动关系,其应遵守《职员手册》的规定。

2.关于认定刘某在外兼职是不是正确的问题

刘某在外兼职订立房子修理合同,其在修理过程中不慎从高处坠落受伤。虽然刘某称其在修理房子当日并未收取报酬,但结合上述事实,足以认定刘某系履行合同约定的修理义务,法院据此认定刘某在外兼职,刘某的该项申请理由不可以成立。

3.关于A公司是不是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问题

A公司《职员手册》第5.7条规定,公司不允许职员在外兼职;第13.4.4.5条规定,职员有不好的意图、蓄意虚报再犯者或初犯情节紧急者,公司可解除劳动合同;第13.4.4.11条规定,职员在外兼职,对完成工作任务导致紧急影响,或者经公司提出,拒不改正的,视为紧急违反公司规章规范,公司可解除劳动合同,而不作任何补偿。

刘某在外兼职期间受伤,且故意向公司隐瞒事故发生是什么原因,长达数月不可以为A公司提供正常劳动,其行为违反了A企业的规章规范,该公司依据《职员手册》的规定,解除与刘某的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刘某隐瞒其兼职事实,A公司合法解除劳动关系,具备事实和法律依据。刘某关于A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关系的申请理由,法院不予支持。

合规引导

有关法律对于劳动者在与本单位打造劳动关系的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打造劳动关系未作禁止性规定,但满足肯定的条件时,用人单位是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

那样,实践中企业该怎么样正确处置职员兼职呢?刘仕波律师建议考虑以下两个角度:

1、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款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款规定:“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打造劳动关系,对完本钱单位的工作任务导致紧急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情形1、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打造劳动关系,对完本钱单位的工作任务导致紧急影响,可以解除。

举证的重点在于查实劳动者确实存在兼职行为、用人单位有证据证明劳动者的兼职行为对完本钱职工作导致紧急影响。

情形2、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打造劳动关系,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可以解除。

举证的重点在于查实劳动者确实存在兼职行为、用人单位有证据证明需要停止兼职行为且劳动者拒不改正。

2、规范企业劳动规章规范

用人单位没办法证明劳动者对完本钱单位的工作任务导致紧急影响、或者在发现劳动者从事兼职行为后也没办法证明没有进行明确制止即采取解除的情形。

假如劳动合同或者企业规章规范中已明确禁止兼职行为并设定对应的惩罚后果,可考虑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即紧急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规范来解除双方劳动关系。

举证的难题在于查实劳动者确实存在兼职行为、规章规范经民主程序拟定并依法向劳动者告知。

法律依据

1.《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

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二)紧急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规范的;

(三)紧急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导致重大损害的;

(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打造劳动关系,对完本钱单位的工作任务导致紧急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导致劳动合同无效的;

(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2.《劳动合同法》第六十九条

非全日制用工双方当事人可以订立口头协议。

从事非全日制用工的劳动者可以与一个或者一个以上用人单位订立劳动合同;但,后订立的劳动合同不能影响先订立的劳动合同的履行。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