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不敢尝试别的生活方式?-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本文摘要:在看《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本书的过程中,有好几处让我感觉,作者高铭其实并不算高明——因为他对患者的耐心还不足够,而且受文明影响太深、即便他说"知道了"的时候,依据我

在看《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本书的过程中,有好几处让我感觉,作者高铭其实并不算高明——由于他对患者的耐心还不足够,而且受文明影响太深、即使他说"了解了"的时候,根据我的理解看。

他未必真的了解患者所要表达的意思。

这可能可以表明他是一个没精神病的正常人。以上只不过我的斗胆妄言。

每周带你读一本书

https://www.lz16.cn/wp-content/uploads/2018/07/121.mp3

我在想,有的人之所以被划为精神病患者,是由于他们有的想法反社会、反文明、妨碍年代进步。

所谓"反",只是基于某个角度。

看上去不可撼动的人类文明,真的不可改变?也不应该改变?

就像患者一句话,说得犀利又在理:人说的吧!那就好办了,我还以为是神说的呢!

鲁迅也说过:从来这样,便对么?

习惯是好的,同时也是可怕的。既然只不过基于某个角度,也就可以从其他角度看待问题。

这样,真的有病的,倒成为自觉得正常的一类人。书里提到一位精神病患者,他说起话来一直滔滔不绝,可以连续三小时表达我们的思想,信念十分坚定。关于他的状况,作者用了一个词:偏执。

佛家警醒世人,要戒掉偏执。www.lz16.cn

成功者却说,只有偏执狂才会成功。什么事情没绝对的对错好坏,重要看站在什么立场。

譬如习惯、借助、敏锐,包括向来不被看好的性格内向等等。

那样这位病人又是为什么偏执呢?

他坚持并且想要说服作者,甚至企图号召整个社会,摆脱年深日久的习惯,尝试新的生活方法。想回归自然的,就回归自然,就像原始人一样生活。想过现代文明生活的,那就留在城市继续打拼。

总之,每个人根据自己爱好进行自觉选择。“由于大家过去非常弱小,所以大家聚集在一块。

目前大家还聚集在一块,就是完全的破坏行为了!

好好的森林,没了,变城市了,人在这个地区是安全的,但既然安全了为何还要扎堆呢?

由于习惯扎堆了。(励志语录网:www.lz16.cn)

我感觉人类目前有那样多厉害的武器,就个体生活在自然界呗,住树林,住山谷,住得自然点儿就成了,扎什么堆啊!为何非要跟着那样原始的惯两性生活啊?”

——看上去偏见,细想之下,又感觉有理。

这段话,倒是让我想起前不久在纪录片中看到的一种说法:历史进步到今天日,看着仿佛获得飞跃性进步,美食百种千样,高楼鳞次栉比,交通四通八达,相隔异地的大家之间的联系远远突破“云中哪个寄锦书来”来的古老方法,更有各种古人没办法想象的电子技术服务于现代化生活。

事实上,从整个地球存在状况历史来看,人类的黄金时期早已过去(具体什么年代我不记得了)当下已经进入毁灭期。结合当下各种环境、大方、食品与其他各种范围的问题来看,事实难得不是这样吗?

人类一边在建设,一边在毁坏。年代日新月异地进步着,同时也是与日俱增地退步着。

人为何应该摆脱惯性,去尝试不一样的生活方法。

关于这个问题,根据他的思路和理由,我获得这一一种理解:在远古年代,人类为了抵抗野兽,延续存活,迫不能已之下使用群居生活。换言之,由于个体太过弱小,所以通过组队变得强大。

这才是群众的本质。

在惯性驱使下,多少万年进步过来,人类一直群居生活着。

大伙扎堆在一块,过着大同小异的烟火日子,娶妻生子,上班下班,这样日复1日,年复一年。

有时也会感到不爽、不对,可又说不出哪儿不对,由于周围的人都这么过着。

由于大伙都这么过,所以我也应该这么过。

由于千万年来都这么过,所以这种过法天经地义——这就是惯性思维,即使偶尔冒出几个觉醒者,感觉没必要从众跟风,没必要过跟其他人千篇一律的生活,可是,到底没底气让自己变得跟其他人不同。

被视为异类,总是意味着丧失安全感。

看上去正常的、正确的、随大流的生活方法,其实未必正常,更不见得正确,它总是只不过一种惯性驱使下的生活,而不是大家自己想要的。既然面对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为什么还要进行下去?

生活短短几十年,为什么不听从内心召唤,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要么,自己不敢——被其他人视作精神病人,会大大缺少安全感。

不在乎其他人眼光?

不必取悦他人?根本做不到。

要么,文明不允许——最典型的,假设你说你不想结婚,或者想做丁克一族,家人立马反驳:这如何行?如果每人都像你如此想,人类不就没延续了吗?

这种逻辑才叫人无语。

"如果"并不是"真是",退一万步讲,即使真有每人丁克的那一天,也只能说明人类已经走到尽头。

想结婚的人就去结婚,想丁克的人可以丁克,同意并尊重每个不一样的生命个体。

难道不才是人性化社会吗?

同样的道理,想在都市里享受现代文明的人,那就留在都市好了;

想归园田居,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人,那就让他去往山林。

所有,都是自觉自愿的选择。

这的确不是个人的事,而要整个社会形成如此一种全新文化共识。

替代当下千篇一律身不由己的生活方法,或者说生活状况。

我不知晓共产主义社会到底是如何一番模样,只不过感觉,这种每人依据自己爱好生活、并且按需分配的社会,就是桃花源。然而日常没桃花源。

老实说,当我读到这个案例,看到患者这番想法,内心是激动的。由于对此我很认同,只不过没勇气摆脱惯性,然后随性去生活。作者却觉得这位患者具备邪教教主的潜质。

假如真是如此,是不是意味着我、包括其他有如此想的人,都有精神病潜质?

假如要说这位精神病人哪儿做的不对。

我想,就是他不该苦口婆心劝一位“正常人”去同意“不正常”的思想。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