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晚上兼职

生命汇陈力:一个女企业家的年轻梦

作者:admin 2021-08-10 我要评论

陈力仿佛一直未老。十几年前的一班亲朋好友,有的头上谢了顶,有的脸上添了皱纹,甚至也有人因病撒手人寰。但...

陈力仿佛一直未老。

十几年前的一班亲朋好友,有些头上谢了顶,有些脸上添了皱纹,甚至也有人因病撒手人寰。但从照片的对比来看,陈力依旧是十几年前的陈力,就像白先勇笔下永远也不老的尹雪艳,浅浅地笑着,连眼角也不愿皱一下。

陈力又是一名“抗病”工作者,过去是一名临床大夫,后来来到商界打拼,目前又回到医疗行业,与衰老和疾病作战。她期望生命一直蓬勃向上,期望所有人都能健健康康地活得更久、更美好。因此,她才创建了生命滙。

访谈当天,陈力身着梅红色的披肩,画着淡雅的妆容,与茶室壁画上的红梅相得益彰。她眼神清亮,声音柔和而温婉,偶尔也会流露出让人莞尔的俏皮,假如不是事先得知,非常难想象她已年过知命。从抗衰这个角度来讲,陈力可以说是生命滙最好的代言人。

生命滙创建于2013年,是一家拥有合法医疗牌照和专业团队的医疗服务机构,其主要服务对象是包括企业家在内的精英群体,其主要业务可以用四个字概括:“抗衰防癌”。所谓“抗衰”,不止针对外部容颜、形体的衰老,更针对内部系统、脏器的衰老,而癌症是一种与衰老高度有关的疾病,85%的癌症都发生在45岁将来。

“你可以把生命滙想象成一家精致、漂亮的医院,它的目的是让客人离得远远的重大疾病,在精力、体力、情绪、外形上维持在一个巅峰状况。”陈力说。截至2018年年末,生命滙已经获得两轮筹资,拥有5家旗舰店,会员数目超越1万名,愈加多的人由于生命滙而在健康方面受益。

从大夫到企业家,陈力深感每一天都不容易,她说创业和成长的过程,其实就是天天解决不同问题的过程。不过她乐在其中,在企业家这层身份背后,医者仁心才是她的底色,每当得知客人的身体情况有所改变,那就是她最高兴、最感动的时刻。所以无论聊到什么,陈力总会不自觉地将话题引向客人,一提起客人,她嘴角的弧度就愈发柔和。

全世界有80%的人都处于亚健康状况,这是各种疾病的潜伏状况,一种慢性病如若不加以管理,五年之内就可能会带来另一种慢性病。陈力的愿望是把人拦截在去医院的路上,“我期望有更多的人知道抗衰防癌的理念,只须有这种理念,不来生命滙也没关系。”她笑着说。

向往美好

“她是个特别好的大夫,也是个不好的大夫。”陈力在英国Royal Victoria医院工作时,一位导师曾如此评价她。“好的是,她特别负责任,在手术台上手非常灵活,对病人也用心;不好的是,她太感性了,看到病人快不可以了就会哭,更为了被爸爸妈妈遗弃在医院的病童与医院争执,不够理智。”

作为一个很感性的人,天天都要面对奄奄一息的癌症病人,这让陈力备感沉重。“看到治不好而过世的病人,或很不容易抢救过来但却失能了的病人,心里一直有不少重压。”

事实上,学医并非陈力的初衷。年少时的她曾有一个记者梦,期望将来可以“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又或者是一个文学家、艺术家,可以放肆地“试遣愚衷”。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医科,一方面是由于那时候的学校不鼓励学文,更要紧是什么原因,陈力爸爸的身体一直不好,成为一名大夫,她可以更好地守护家人。

据了解陈力当年的高考考试成绩足以进入清华北大,但她依旧选择了中国第三军医大学,甫一毕业,即成为军区总医院皮肤科重点培养的临床大夫。

1992年,已经在国内工作数年的陈力选择去英国深造,一去就是十年。因为英国对皮肤科大夫数目的严格限制,她转向了癌症治疗和生物医学范围。

在做肿瘤专业的四年里,陈力感慨万千:“我看到了不少生死离别,不少无奈,但我却没方法,真的有不少遗憾。”她期望生命一直能像光华四射的宝珠,即使宝珠注定会失去光彩,她也要尽量留住美好。

1998年,陈力在英国加入了全球管理人才的黄埔军校——世界500强企业宝洁,专门做女人更年期药物的研制,并负责与英国国家级专家进行科研交流。2001年,陈力回到中国,在这之后的十年里,她一路做到宝洁亚太区首席美尚科学家、科技交流与对外事务总经理。天天都能接触到光鲜、美好的事物,陈力感觉自己能在宝洁做到退休。

2012年,正是陈力在宝洁的事业巅峰,爸爸的一场重病,让她几夜未眠,时间仿佛回到了1998年前的临床岁月,陈力再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遗憾。她忽然觉察,皮肤的漂亮已经不够了,这固然非常美好,但并不可以抵挡时间对生命的摧残。“想要改变人的生命品质,被人的生活更美、更好,这不是表面上的光鲜所能做到的。”

陈力决定回到临床,但不再是一名“治病专家”,而是一名“抗病专家”,她要将大家拦截在去医院的路上。

“《扁鹊见齐桓侯》的故事知晓吧?”

“嗯,知晓。”

“扁鹊的兄长可以在病情发生之前就铲除病根,生命滙想做的事情不外于此。容易来讲,就是上医治未病。”

事实上,中国90%的传统医疗资源都花在了15%的问题上,即“当下正在发生的疾病”,甚至还有一部分资源,都花在了生命的最后一个月。“亚健康人群在预防疾病方面有巨大的需要,但这个范围缺少专业严肃的医疗机构提供系统而完整的服务。”陈力说。

在宝洁的十四年里,让陈力对品牌价值和管理方法都有了充分认识,这使今天的生命滙收获颇丰。就在采访当天,还有人给陈力来电说:“钱不是问题,我能否用你的品牌开一个代理店?”陈力当场拒绝,毫无商量空间。

在陈力看来,品牌价值的核心是兑现承诺,而想要确保生命滙的“利他”精神,陈力还是期望自己去管理。“我也了解如此会走得比较慢,不过没关系,兑现承诺永远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商品和服务的规范化,她也有了很多新的考虑,陈力自述这是她在宝洁十四年里非常重要的收成。“同一个医疗服务,不一样的客人来了,不一样的大夫接待于不一样的地址,然后有不一样的体验,这肯定是不能的。在精准医疗服务的基础上,将服务和商品标准化,才能更好地为客人服务,才能更好地规模化复制。”

上下求索

2012年,“抗衰老”作为一个行业,已经在中国进步了十多年,但彼时的“抗衰”主要集中于人体外部的抗衰。直白地说,当时中国的抗衰老行业尚处于“幼儿期”,大部分机构的业务停留在美容、养生、食补这一层面。假如客人有内部抗衰的需要,只能前往欧美。

有少数机构看到了这一需要,但他们只能提供“中介服务”,以医疗旅游的形式将顾客送到海外成熟的抗衰防癌机构。之所以没在国内打造如此的机构,是由于门槛太高。

第一是医疗牌照的申请太麻烦。申请医疗牌照的周期长,且需要特别高的专业性,但生命滙想要成为一家以严肃医疗为本的机构,医疗牌照是必要条件。

医疗牌照的申请也让陈力颇费周章,陈力首次申请北京的医疗牌照时,由于所在地区的民营医疗机构海量,主管机构放缓了审批速度。

但在和审批机构交流时,生命滙所主张的“预防医疗”“精准健康管理”理念,与陈力对专业、严肃医疗的坚持引起了共鸣,最后得到了审批机构的认同和支持。他们期望生命滙可以用专业的服务,来满足“抗衰防癌”这个未被满足的需要。

说来容易,可这个过程花了陈力很久。“在北上广拿一块医疗牌照已然不容易,何况是在市中心,审批非常严格。你必须要有足够的专业性和实力,才能符合需要。”陈力说。事实上,一家医疗机构从地址选择、装修、到医疗牌照审批,至少需要筹备一年半到两年时间。

比申请医疗牌照更难的是搭建人才队伍,特别是专业的医疗人才。在国内没关于抗衰防癌的常识库,也没相应的人才储备。早期医疗团队中的每一名大夫,都是陈力一个一个谈来的,他们大多在国内三甲医院工作过若干年,临床能力最强,同时又拥有国际研究或临床的背景。即使是如此强大的队伍,生命滙也要对他们进行重新培训,打造新的常识体系,同时在观念上从“治病”转为“防病”。每隔一段时间,陈力就会邀请国际某范围最顶级的专家来生命滙讲课。

关于医疗人才的招聘,陈力自陈没那样多“三顾茅庐”的精彩故事可讲,由于大夫和大夫之间存在共鸣,更要紧的是,大夫是一个很独特的群体。“医疗方面的人才非常有意思,特别是好大夫,她们不会以挣钱为导向,而是以一颗仁心为导向,如此的好大夫只有在观念上认可你之后,才会加入你。”陈力说。

生命滙有一位客人在房地产界浸淫多年,颇有资财。经过一年的健康管理之后,感觉生命滙的服务可圈可点。随后自己创建了一个像生命滙的机构,开始营业没多长时间,由于医疗人才队伍跟不上,迫不能已压缩经营规模。陈力听说之后唏嘘不已,随后感慨:“医疗服务这件事情还真的不是钱能砸出来的。”

2013年十月,生命滙正式在北京落成。“滙”是汇集之意,陈力要汇集全球顶尖的医疗智慧,然后在中国落地,让国人不必再远渡重洋,也不必再四处遴选。陈力也了解,“抗衰防癌”这件事情不是一个人或一家机构可以做成,它既需要一流的技术,也需要民众观念的更新,所以也要汇集各方资源。

之所以用繁体的“滙”而不需要简体,是由于陈力深知“汇集”这件事并困难,也并不容易。

“选品”是陈力时间分配中非常重要的一块,即使只不过选择一件商品,也要耗费很大心力。为了挑选更好的商品和技术,陈力每年都会在世界各地来回奔走。光是今年,陈力就去了美国、日本、以色列、英国四个国家,看了数十家机构。不止陈力,生命滙医疗和技术方面的高管都担当着“选品”的职责。

生命滙对商品和技术的选择极为严苛,任何一件新的商品或技术想要同客人见面,都需要不断过关斩将。

假如觉得某项技术或商品可以进入选择步骤,第一件事就是提交至专业评估委员会。生命滙的专业评估委员会由各地生命滙的院长,与生命滙的学科带头人一同成立,“这部分人是技术出身,他们知晓啥是好的。”同时,生命滙还有一个全球专家组成的顾问委员会,为选品提供全球化视线的建议。

评估委员需要评估商品和技术的原理,也要负责确认该商品或技术的先进性和详实性,这需要通过很多的高水平国际文献来验证。“技术的拥有者会讲述他一个人的原理,但否靠谱是另一回事儿。另有一些科学家,他有非常不错的创意和技术,但假如过于前沿,甚至还在实验室阶段,大家就会直接pass。”生命滙首席肿瘤专家李小冰博士说。

技术原理是不是靠谱只不过第一关,第二关要看“认证”。从认证角度来看,引进的商品或技术既要拥有领先性,又需要拥有国家有关部门的准入可能可,这也是医疗行业尤为重要的临床原则。

愈加要紧的是商品和技术的临床案例,可即使在临床案例层面过关,生命滙也不会立刻用之于顾客。最新引入的商品或技术会先在内部团队试用,包括陈力本人在内,在确认过成效和服务步骤之后,生命滙才会将之推荐给客人。

利他而为

六年下来,生命滙的商品服务体系已经相当健全。客人来到生命滙,第一会同意极为详细的个性化身体检查,而不止是一般医院的常规检查,其中包括基因弱区别析、液体活检(肿瘤标志物测试,可提前3-5年发现癌前病变)、细胞活性测试、免疫能力评估、内分泌与荷尔蒙平衡测试等等。

依据客人的测试报告,生命滙的大夫会给出针对性的策略,并为每位客人配备一名私人大夫、一名健康管家、一名顾客经理。用陈力的话来讲,生命滙会对客人进行“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

在陈力眼里,管理健康和管理企业是一样的,要在事先做好风控和预测,也要有空闲和资金的预算,最后当然也要有“产出”。何谓“产出”?简而言之,就是客人拥有了更旺盛的精力、更长的寿命、更高的生命水平。

陈力特别享受与顾客打造信赖的过程,在打造生命滙之初,节日,生命滙都会送给客人一些小礼品,目前的状况恰恰相反——每逢节日,生命滙的员工都会收到很多客人送的礼物。

生命滙现在最年长的客人是一位94岁的老大爷,患有中风,同时患有轻微的阿尔兹海默症,不只半身瘫痪,而且连我们的家人都没办法辨认。生命滙通过功能医学营养素,对老人的免疫能力、代谢能力、情绪、睡眠与心血管功能进行全方位调理,在经过三个月的治疗之后,老人不只可以下床走动,甚至还能复述出女儿的手机号码。

每每提起这位老大爷,陈力就会特别高兴。她不只一次说:“人本身就是在不一样的环境中用不一样的角色去服务其他人。”她的角色几经转换,只有服务这点没变,服务他人会给陈力带来满足感。

当笔者问及陈力的作息时间时,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自己一直熬夜,作为生命滙的“代言人”,不健康的生活方法让她感觉有的惭愧。但事出有因,天天晚上,都会有客人向她咨询健康问题,而她也会耐心地一个一个回复,极少有拒绝的时候。“通常找到我的人都处在一种非常焦虑的状况,关于癌症,关于怎么样治疗等等,我不忍心不回答他们。”陈力说基本每一天都这样,目前也培养了习惯。

掌舵者的性格特点总是会在企业文化中投射出影子,“利他”恰恰也是生命滙企业文化的一部分。走进生命滙,有一种十分奇特的环境,无论是认识还是不认识,无论是打扫卫生的阿姨还是偶然遇见的医疗职员,都会很热络地打招呼。

听完来访者的描述后,陈力会心一笑,说:“利他有两个层面,一是大家对客人的服务,二是大家团队内部的。为他人服务,帮他人,从而收获自己。”

除“利他”外,生命滙企业文化的关键字还有“精进”“相信”等。“精进”是指不断改变、不断修正、不断提升,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说到“相信”,陈力的表情有的真诚,“相信大家正在做的事情,也相信大家可以为其他人的生命品质带来提高。”

无论是“精进”还是“相信”,最后的目的都是“利他”。

每隔一段时间,陈力都会找几个客人坐下来聊一聊,听取客人的建议。只须客人的建议合理,她会以最快的速度修正——生命滙的治疗床床单在每次用后都会清洗、消毒,但有些客人说一次性床单会更被人放心。

没几天,生命滙就换上了清一色的一次性床单。

在陈力看来,客人不止是客人,也是企业的运营者,更是自己创业六年来的支撑者。生命滙每一个月都会举办过生日会,欢迎新来的小伙伴,但这不是“重头戏”,非常重要的是评选本月最好案例。

生命滙每一个月会评选三个最好案例,上报的会有20个左右,他们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症状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有大幅改变。“每次看到这部分,我都会感觉到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情,虽然创业非常辛苦,但它绝对不是一个苦哈哈的故事。”

相信将来

陈力对客人有信心,对客人的需要也非常有信心。她觉得,将来的抗衰防癌行业至少是百亿甚至千亿的市场规模。不过从现在来看,还有巨大的瓶颈有待突破。这种瓶颈不单单是生命滙的瓶颈,也是整个行业的瓶颈。

这种瓶颈就是“拓客”。

在陈力看来,医疗服务是打造在信赖基础之上的行业,这个行业跟钱有关系,但又没关系。“只须有钱,就算是汽车,你都可以当场决定需不需要买,衣服、首饰就更是这样。但医疗服务行业不同,他假如对你没信赖,即使将服务送给他,他也不会要。”

解决“拓客”难点,一是要打造信赖,二是要唤醒需要。但无论是打造信赖还是唤醒需要,都有一个一同的基础,即普及抗衰防癌、预防疾病的观念,所以陈力期望有更多的人能知道抗衰防癌的理念。“凡是有预防理念,就必然会有帮,就算你不来生命滙又有哪些关系呢?”

提起近期由于癌症去世的一系列名人,陈力的眼神有的黯淡。在她看来,这部分人都不该遭此磨难。“为何在美国和日本,癌症的五年存活率可以达到70%到80%,而中国只有30%?就是由于他们发现得早,只须早发现,是有非常大机会治愈的。”陈力的语气中满是惋惜。

为了传播观念、唤醒需要,生命滙的业务条线也在渐渐增加。将来的生命滙不只是精英群体,陈力期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更多的人以更亲民的价格享遭到国际水准的抗衰防癌服务,“生命滙Lite”为此而生。

“生命滙Lite”,意即“小生命滙”,在将来的两到三年内,陈力要在一二线城市开30家“小生命滙”。它的科室较少,面积较小,但可以提供的服务并不少,包括精准体检、体检规划、体内排毒、营养补充、容颜管理等等,相比于生命滙的旗舰店,“小生命滙”的价格也愈加亲民。

虽然成立三年以上的旗舰店已经可以做到盈利,但陈力坦承只能做到微利。“这就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假如以挣钱为目的,这个初生的行业就无法可持续进步。”所幸这两年生命滙的管理比较严格,现金流还算很好,这样才能一家店接着一家店地开下去。

不只有生命滙Lite,也有生命滙Plus,这是一个“严选”模式的商品项目,它汇集了全球优质的抗衰防癌商品。据陈力介绍,该项目已经做了两年,营业额过亿。“从服务的人数来看,生命滙旗舰店的服务范围以万为单位,生命滙Lite的服务范围就能以十万为单位,而生命滙Plus的服务范围就是以百万为单位。”陈力有的自豪。

采访过程中,“自豪”这种神色在她脸上极少见,更多时候只不过温婉的浅笑。

“温和如水”四字好像可以概括陈力,她不喜欢“最”这个字,由于“最”总是极端。她的创业生涯中没最焦虑的一刻,没最艰难的一幕,也没最具戏剧性的故事,她期望以温润柔和的心态面对每一件事。虽然不少企业家都说过“创业是一场马拉松”,但她理解的视角好像有所不同:“创业是一场马拉松,它不是一场冲刺,所以不可以让自己处于无休无止的高压状况,你跑不过的。”

想要平静面对这场马拉松,需要一颗“欢喜”心。

“欢喜”是生命滙企业文化的最后一个关键字,陈力说“欢喜”是人类最大的自由,正如孔子觉得“仁”是人类最大的自由。“最大的自由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能以从容的心态去应付。”

能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是谓“温和如水”。

目前的陈力极少参与应酬。空余时间,要么是在做公益,要么是在念书,要么是和闺蜜、好朋友在一块。“其实作为一个企业的领路人,我应该到处去交际,可那个实在实在实在不是我的性格特点。”陈力一连用了三个“实在”。她说不想再去交换,不想再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也慢慢开始享受纯粹的、毫无功利目的的交流。

陈力也有种非常想去相信其他人的特质。她说自己给其他人的预设永远是“善良”,即使今年在招聘高管的时候吃了几颗“实心冷汤团”,她也不想去怪罪其他人,而只怪自己没做好背景调查。

陈力的性格特点中仿佛有某种宗教特质,她一面说对宗教没非常深入的认知,一面又连用了三个“相信”:

“我相信善有善报,我相信性情光明,我相信人性本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