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背信弃义之人
本文摘要:重情义的人信守诺言,而喜欢放空炮说话不负责任的人,也一直无情无义,甚至把别的人的情和义当作追求个人利益的砝码。对于这样的人千万要小心,稍不留神,你被他卖了可能还替
重情义的人信守诺言,而喜欢放空炮说话不负责任的人,也总是冷酷无情,甚至把其他人的情和义当作追求个人利益的砝码。对于如此的人千万要小心,稍不留心,你被他卖了可能还替他数钱呢。

战国时魏、楚两国与秦搭界,商鞅向孝公建议:“秦之与魏,譬若腹之有心疾,非魏并秦,即秦并魏。今魏新败于齐,虏其太子中,杀其将军庞涓,正可趁其人心惶惶举兵伐魏。魏不可以敌,必举其都城东迁,则河西(今陕西黄河以西大荔县等地)之地可尽为秦所有,东出以取天下,帝王之业可成也!”孝公以为非常正确,就派商鞅为将伐魏。

这个时候商鞅已是秦国的大良造(秦国所设最高官职,学会军政大权),地位非常高。率兵出发后,警报传到河西,守将朱仓向魏都告急,魏惠王派公子卯为大将赶来抵御秦军。

商鞅是卫国人,所以在未入秦以前也叫卫鞅,姓公孙,又叫公孙鞅。后到魏国求仕,相国公叔在临死前推荐商鞅代替自己执法,惠王不同意。公叔说:“如不可以重用,必杀之,勿使之出境。”惠王走后公叔又叫来商鞅,告诉他快点逃跑,把对惠王说的话又对商鞅说了一遍,并说让惠王杀商鞅是为了国家,再告诉商鞅逃跑是为了朋友。商鞅说:“他不可以听你的话用我,也不会听你的话杀我。”果然惠王觉得公叔在重病之下说的是胡话。在这段时间,商鞅同公子卯的交情也非常深,初到魏国即住在公子卯家。公子卯也多次向惠王推荐商鞅,惠王仍然不愿重用。

周显王二十九年(公元前340年)商鞅率兵伐魏,既是为秦国开疆拓土,当然也有向魏王示威报复的意思,听说公子卯率五万大军进屯吴城,商鞅有了主意。吴城是吴起在魏国为将时在河西筑起的坚固新城,易守难攻。商鞅即派人给公子卯送了一封信,谈起过去的交情不异骨肉,在魏国时遭到的照顾未曾报答。现在魏国派他来守河西,这部分城他就不好攻了,绝不敢骨肉相残,情愿缔盟结约罢兵回去,期望在城外玉泉山相见,为衣冠之会,为表真诚都不带兵,一来商定盟约条约,再就是借机见上一面,由于分别了十余年,有不少话想当面诉说。

公子卯看了商鞅的信,深为感动。他一直觉得商鞅是个稀世之才,可惜在魏不能重用。目前秦国为相,大展抱负,他确实为商鞅开心。目前两方面各为其主带兵对垒,能不厮杀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他也渴望同商鞅见上一面。

公子卯不但立即答应会面,还送给商鞅不少礼物让使者带回,一如商鞅离开魏国时赠送盘缠用物那样丰厚。

商鞅也回赠了珍贵的早藕、麝香、白璧,借以表明友谊像早藕一样珍贵难得,麝香一样的芳馥,白璧通常无瑕。信使来往,两人约定3日后在玉泉山会面。商鞅并叫逼近魏城的前营撤回,以示真诚。

吴城守将朱仓提醒公子卯注意有诈,去也要安排好警卫,并请求自己带兵接应。惹得公子卯大笑说:“你把我的朋友看成什么人了?知己之交,人间难得,吾之与鞅,生死不渝,岂肯相欺!”

于是公子卯毫不戒备,脱去戎装,只携带一队亲随和掌管饮食、汽车、器物的什从及乐工三百余人,到玉泉山赴会。商鞅在山上等候,见面互相寒暄,谈起以前的交谊,都很感慨,纷纷坠泪。

公子卯见商鞅随从不多,都不带兵刃,反倒怪自己疏忽,忘记叫亲随将兵刃放到一边。随从们见商鞅态度真诚,口口声声讲通和交好,不打了,无不欢喜,都把来时还存有些一点戒心抛掉,深为公子卯有如此一位朋友而欣喜。

两方面都摆下自己带来的酒宴,互相推让,乐工奏乐,场面壮观和睦。

然而等到酒酣耳热,公子卯提出缔结盟约时,商鞅却再一次敬酒。两个捧盘的侍役,都十分魁梧。公子卯见酒杯举过头顶,感觉商鞅太客气了,却突然听到山上号炮连响,看商鞅的神色立刻了解状况有变时,他的手已被左右两个捧盘的力士牢牢压住。这两个扮作捧盘侍役的一个是乌获,另一个是任鄙,都是秦国绝顶的力士,可以力举千钧,生擒虎豹,公子卯虽然武勇,被两个人按住也动弹不能。

他向商鞅问道:“相国莫非相欺否?”商鞅答道:“暂欺一次,尚容告罪。以往在魏多蒙公子款待,难以为报,正欲请公子到鞅家做客耳!”

公子卯被擒,顿足长叹懊悔不已。手下亲随、侍役等人全被预先埋伏的人马拿住,滴水不漏,在包围中一个也不曾走脱。

商鞅命军士将公子卯等人的衣服全部扒下,穿到秦兵身上,乌获扮成公子卯坐在来时的车上,带人赶往吴城。城上的人见公子卯回来,随行的人马还是原来去的那些,以为和约缔成,开心地打开城门,秦兵一拥而进,逢人便杀,商鞅亲率大军跟踪而入,一举抢占了吴城。

朱仓弃城逃遁。秦军飞速扫荡了河西全境,然后进逼魏都安邑(今山西夏县东北15里)。魏惠王在两年中接连在马陵、吴城打了两个大仗,再也没力量抵御,不能已和商鞅订了城下之盟,把河西之地全部割让给秦国,呈上河西版图,国都从安邑迁往大梁(今河南开封)。

商鞅班师回国,被秦孝公封为列侯,以商于(今陕西商南一带)十五邑为封地,号为商君。商鞅从这个时候才开始叫商鞅。

战国无义战,战争双方非常难说哪个对哪个错。但商鞅为求一战之胜不惜以情义作钓饵,把诺言当钓钩,这种行为实为正人君子所不齿。对于公子卯来讲,对商鞅寡信弃义的本性没一个清醒的认识而不稍加防范,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