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刘松:产业互联网正在催生重大变革
本文摘要:“淘宝早已不是靠搜索了,淘宝APP上尤为重要的两个大流量功能,一个是淘宝直播,另一个是‘有好货’。前者是网络协同的一种形式,后者是一个‘千人千面’的推荐。”阿里巴巴集
“淘宝早已不是靠搜索了,淘宝APP上非常重要的两个大流量功能,一个是淘宝直播,另一个是‘有好货’。前者是互联网协同的一种形式,后者是一个‘千人千面’的推荐。”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说。

阿里通过多年来在数据和技术上的沉淀与精进,成功构建起了庞大而出色的数字生态。对于创业公司而言,阿里在这一层面的策略战术有什么可供借鉴之处,阿里又有什么技术及服务可为前者赋能?

2019年7月7日至9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新领袖革新大课暨2019(第十九届)中国企业将来之星年会在上海开课。中国企业将来之星年会始办于2001年,今年全方位升级为新领袖革新大课,本届大课聚焦“硬核革新”。

本次会议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发表了题为《云上智能生态和数字化转型》的演讲。刘松觉得,从产业升级的角度看,过去的20年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本质是一次记录的革命,形成了大型信息化管理软件;第二阶段,智能手机催生的消费网络,本质是分发的革命,通过APP模式可以零门槛投递软件与服务;第三阶段,是产业网络的革命。

据刘松介绍,目前的阿里,是以周为单位上线新的业务,就算是聚划算重新出山如此的大动作,也仅需数周的时间。

以下是刘松演讲的核心要素。

科技进步推进产业升级

刘松是个科技迷,持续关注生物学、量子物理和信息技术的变革。他的演讲是从以下几个关键字说起的。

1.黑洞。今年4月,人类首次看到了黑洞视界的照片,是靠MIT一位29岁女博士创造的一种算法,它把地球上8个最大的望远镜结合了起来。这是AI首次在天文学上帮人类发现了大家原来不可能发现的东西,这是一场巨大的认知革命。

2.模拟量子系统稳态。AI神经互联网已用于模拟量子系统的稳态,这个对量子物理学来讲特别要紧。这意味着整个世界观发生了变化。本来到了量子里面,大家觉得是符合测不准原理的,但大家目前了解,量子在稳态之间的跃迁,也是有一个过程。

3.线虫。上周另外一个新闻是,人类首次通过精确的观测,发现了最小的生物体,线虫。它的神经互联网之间,形成大脑的基本功能,和AI里面的神经互联网是同构的。

AI已经成为人类探索极限科学,获得认知的非常重要的加速器。所以在非常重要的量子力学、生物学,包括将来癌症的诊疗、新材料的生成里面,AI与人脑组成的混合脑力变成了非常重要的爆发点。

今天全世界有30亿人在用智能手机,AI、物联网、5G,这几种技术帮大家渗透到整个物理世界、科研世界,对于科学基础研究产生了重大影响。

目前人类所有科研体系里面,有48%的科研,依靠于数据革命和算法的革命。这意味着大家将来看到的世界,借用人机混合的技术会有一个重大的新的常识爆发,所以大家也进入了大交叉的年代。

当这一轮AI、物联网与各个产业、科研的交叉变成大家最大的红利,任何一个企业都存在全新的可能。

刘松觉得,从产业升级的角度看,过去20年,可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1.记录革命。2010年之前,事实上是记录的革命。所有大家用在纸上、脑子里的东西,进入到信息管理软件里面,形成了所谓大型信息化管理软件。

2.分发革命。2012年迎来了智能手机的爆发,之后消费网络蓬勃兴起。无论是美国的Google、Facebook、亚马逊,还是中国的阿里、腾讯,这部分大的公司都得益于这次巨大的消费网络渗透到生活,本质上是一个软件分发的革命,每一个人都等零门槛获得一个特定功能的APP,包括快递小哥工用途的APP。

3.认知革命。下面将进入到产业网络阶段,数据革命和算法开始对人的认知产生重大影响。

20年将来,大部分决策都要是由人机混合的模式来做的,这是产业网络最大的变革。从技术的角度,人工智能oT+5G、区块链、芯片等,成为其中的重要技术。

从商业模式上讲,企业在消费网络年代还可以关起门来通过线上获得顾客,但到了产业网络年代,需要形成企业之间的跨界协同。

将来的产业网络事实上是实体经济和数字技术的整体融合,它势必对各行各业包括制造业,产生重大影响。

“你的生态有多大,你的公司就有多大”

科技界有个词愈加火,“数字孪生”。任何一个物理世界的东西,都可以在数字世界里面构建它孪生数字的双胞胎。它有哪些意义呢?就像中国的高铁,假如测量高铁跑在一个弯道上的噪声,以往是要把这辆高铁做出来,跑在路上,由每个人拿一个分贝仪,在不同座位上测。目前在数字孪生世界里面,完全可以模拟到每个座位可能有些噪声。

数字孪生和AI,之前是各自平行进步的,数字孪生是一种理念,AI是一种普适的技术。

但这两样东西在今天因为算力的支撑变成一种结合。这意味着大家任何一个决策,假如有适合的常识模型,在数字空间里面非常快可以概念重构,并且对物理空间反向提出一个指导。这个是大家看到的一个尤为重要的科技发展势头,将来会延续15~20年。

在此基础上,可做三个判断:

第一,所有智能皆服务:将来的云数据、云计算、AI、物联网,结合5G,这“五合一”的技术基础设施,会给一般创业人士带来一种服务。无论你懂不懂技术,你都可以随时用鼠标或者手机得到自己需要的智能服务。

第二,边缘能力极具想象空间。这里面包括边缘计算,端上的AI,包括摄像头里面芯片图像解析能力,包括在自动驾驶里面车载和道路的协同。边缘层对大家来讲最大的意义是,硬件本钱急剧减少,与5G即将来临后,边缘层可以自己做智能的小闭环。用户在摄像头上发现刮蹭将来,可以自动把这个信息传递给近期的骑警,这部分东西都可以在边缘层产生一个接近人脑的智能。

第三,数字空间和物理空间用超级算力可以变成一个数字孪生的世界,完全不同于几年前大家提到的O2O定义。

今天的AR/VR技术,还有呼之欲出的全息投影,会让目前的会议成为像《星球大战》里全息投影的模式,可以交互,但物理上不必在一块。这部分技术还可以应用到医疗、建筑、游戏等各个行业。

智能手机已替代了无数物理的电子设施,譬如从车载的GPS设施、照相机,指南针、数字播放器等等,这就是过去10年间所发生的,将来大家会看到更大的机会,譬如消费升级。中国有很大的内需市场,一个国家一旦过了1万USD人均GDP将来,就进入到了加速增长的时段,无论是劳动生产率,还是消费需要的变化。

零零后的存款是九零后的两倍,中国的汽车保有量不断提高,支付宝全球有10亿用户,还有13亿人到今天没出过国……这样来看,将来中国的增长还有巨大的空间。在这一过程中,数字经济对消费升级有巨大的推进用途,数字世界有几个定义或将被重新概念,其中包括消费升级,包括全链路体验,也就是无缝感知。

另外,中国年青化人群在过去10年推进消费网络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由于他们平均比欧洲、美国同年龄人要花4~5倍的钱,这也致使了整个数字世界,包含电商、移动支付,当地生活服务的进步。

全世界没第二个国家像中国一样,青年在从就业第一天到他30岁的时候,平均不到2年换一部手机,平均不到5年换一部车,而且目前不少青年第一辆车就直接买奔驰或宝马,这个是大家看到的巨大的消费升级潜力。

同时,国货,也就是中国自产的要紧商品,也拥有重大机会,近期的618数据印证了这一点。在咖啡范围,像星巴克和Luckin 的角逐,目前才刚最初。咖啡在中国,有漫长的增长空间。

关于数字化转型,阿里首席策略官曾鸣教授写了一本书叫《智能商业》。他讲到一个基础理论,将来的数字经济是基于云计算上面的两样最重要的要点,一个叫互联网协同,一个叫数据智能。

1.互联网协同。容易来讲,互联网协同是用来圈人和被人之间协同的,这是一个平台模式,就像淘宝的上千万企业和淘宝的数亿用户一样。

2.数据智能。它更要紧的是可以带来认知的提高,通过数据智能带来更实时、全方位的决策,向数据智能要更多的红利。

互联网协同和数据智能是数字化转型的双螺旋。当你构建一个新的数字化转型大模式的时候,要回头想想,你在互联网协同上做了哪些,你在数据智能上做了哪些。

双十一其实诠释了巨大的社会化协同,这背后是200多个国家,超越1000万企业,超越10亿用户,2135亿的成交额。

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讲,你将来的核心竞争优势大概在你的营业执照以外。你的增长点一定不在营业执照里面,可能在消费升级、产业升级里,但真的的知识在于,怎么样把你已有些核心竞争优势和那个营业执照和你之间有肯定关联的外部资源整理起来。你的生态有多大,你的公司就有多大,你的生态就是你的核心竞争优势。

技术已经走到舞台中央

在过去10年,阿里云见证了中国企业的数字化革新。2014年,阿里云全方位商业化,其中非常重要的是开始服务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特别借用互联网协同、数据智能、商业模式革新等。

2017年,阿里觉得将来的技术非常大程度是依靠于产业网络下面的AI、物联网、区块链,于是成立了一个全球研发机构达摩院,这里面包括4+X的方法,包括在AI里面的机器智能,大规模的云计算和数据计算,金融科技、区块链如此的一些技术,还有量子计算如此有前瞻性的技术。

刘松表示,阿里关注量子计算,是由于它是将来非常重要的一次计算革命。对于阿里巴巴全球研发机构达摩院来讲,它的使命是要在底层技术上进行革新。

刘松觉得,AI算法体系共分为三层:

上面一层是业态,包含淘宝、天猫、阿里云、支付宝等;中间一层是数据智能商品,譬如智能应答、导购机器人、舆情的剖析等,可能都是一个公司级别的商品;再下面是底层技术,拼的是科学家的能力。

在年初的测评中,全球只有两家企业的AI阅读理解超越了人类的水平,一个是阿里,一个是微软。它是可以应用在法律行业的,譬如智慧法庭,包括把所有些判案,2000多万个卷宗全部阅读了将来形成一种能力。阿里云曾为一个叫“法小淘”的公司提供过底层技术支持。譬如一个经济纠纷案例,你用语音说明状况,它就会对你说,你这个案子的赢面有多大,应该找哪儿的律师。

这部分AI的算法技术和底层的核心技术,不只服务于阿里内部,也服务于外部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

技术底座以外,再往上,对于企业来讲,阿里有哪些可以去提供和出货的?一个底层的云平台,一个数据平台和上面的三个中台,这里面包含了业务中台、数据中台、人工智能中台。

这部分东西使得一个企业内部,核心能力是垂直的,但需要一个横向的东西帮你革新和试错。

中台是革新的容器和能力的革新,你在这里不仅仅是可以迅速构建一个孵化器和新品,减少试错本钱,更要紧的是你可以找到更多其他人研究的成就。以往做一个进销存项目平均一年到两年,甚至三年。目前做任何一个应用,差不多就是6~8个星期,这是数据中台的能力。

数字化转型势必依靠三个中台的行动,但并不是每一个都是迫切需要的。若是智能工厂,只想满足工业智能维护的问题,可以先组建一个人工智能中台,每一个拿出来都会有具体的技术,包括在新零售范围也可以拿出来一个模块用在里面。

阿里内部的IT系统,可以赋能于工业、服务业、政府等各个范围。阿里整个生态远远不止于技术,还有一个巨大的生态对接的能力。技术里面还有高德如此基础的地理信息的服务,生态里面有新零售、新金融、健康文娱等。将来总是是1+X的模式,就是底层有一个大的技术平台帮你转型,上面再对接一个个网络的用户生态。

飞利浦中国是第一个关掉数据中心、全方位用云计算的一个公司,这在外企里面是很难的,由于它需要欧洲总部的赞同。它得到了平均54%的效率提高,这是本钱的节省。除此之外,还有海底捞等多个企业也在用阿里云的服务。

与PC和互联网+年代不同,整个产业网络的形态会产生一个重大的变革,它的复杂度要比消费网络高1~2个数目级,包括了一个重度垂直,包括了一个大的产业规模,但非常重要的问题并非消除信息不对称,而是消除能力的不对称和资源的重构,这个是数字化转型的重要。

对于传统企业来讲,进行数字化转型有两个难题:一个是组织内达成协议的本钱最高,一个是获得跨界能力的组合最难。以制造业为例,除去已有些制造业核心能力以外,要在上边增加数字FLOW那一层,即基于数据流、信息流,甚至是基于金融流,重新组合这个企业的模式,不是为了生产而生产,而是为了顾客价值而生产。

整个制造业将来10年到15年会成为所有现代科技的集大成者,制造业的数据化转型,第一应该让制造业的企业家知道影响制造业的重要技术,譬如将来5~10年3D打印、机器人、AR、AI等技术的不断成熟,对技术趋势的判断比让他们在管理上继续提高可能更要紧。

技术已经走到了舞台中央,任何一个企业家,无论你做的行业传统与否,你都需要技术的语言、技术的基础设施,跟几十亿人或者几亿人去产生连接。对于企业家们来讲,第一我们的团队要能理解技术世界、理解消费升级、理解面临的各种组织挑战,变成一个可靠的团队。

刘松觉得,将来的制造业,大概是IP的业务,就像迪士尼和漫威如此的公司,而不止是一个制造商。他建议中国的企业家们,可以将考虑方法从存活的局限里面跳脱出来,更多考虑考虑中国人能否创造源于己的模式、我们的文化范式,这是中国和发达国家之间巨大的差异,但网络给了中国如此的机会。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