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网络兼职成诈骗之首 受骗者六成为90后
本文摘要:“网络兼职,100元/天;淘宝刷单,坐在家就能赚钱……”类似的网络兼职招聘信息,大伙可能常常看到,也大都不会相信。不过近日,在重庆主城一所高校就读的

“网上兼职,100元/天;淘宝刷单,坐在家就能挣钱……”类似的网上兼职招聘信息,大伙可能常常看到,也大都不会相信。不过日前,在重庆主城一所高校就读的王雯(化名),就由于轻信了如此的兼职广告,让人骗走3000多元。QQ群里的兼职信息高收益非常诱惑王雯现在仍在读大学,还有一年毕业。来自大足的她,家境不好,平常就常想着找份兼职,赚点学费、生活费,以减轻妈妈的经济负担。那条网上兼职信息,是王雯4月1日在我们的高中QQ群里看到的,上面显示是她的一位蒋姓高中同学发来的。当然,王雯也是后来才知晓,那位高中同学的QQ已经失窃了。但在当时看来,“同学”发的信息应该是可信的。“100元/天,时间自己安排,工作内容是帮淘宝卖家刷信誉与帮其他网站平台刷单。”王雯坦言,她看到这条信息时,感觉这份兼职的收入还算可观,而且自己平常也喜欢逛淘宝,所以有的心动。首个任务就获返利她放松了警惕王雯与兼职信息里提供的QQ获得了联系,简短交流后,他们提供了一个网址链接,明确地为她讲明了这份兼职的“工作步骤”。除此之外,他们还让她通过互联网填写了一份申请表,因为只涉及返款账号而不涉及密码,这让王雯渐渐放松了警惕。随后,他们给王雯发来了第一个任务:进入一个互联网地址,购买一家通信运营商的100元充值卡。“加上手续费,一张要108元,通过支付宝转账的方法买下,只须帮他们买下充值卡即使刷单成功。”尽管王雯也讲解不清刷单为什么要根据如此的步骤做,但她还是照做了。刷单完毕后,在王雯的催促下,他们按步骤里面的返利标准,通过一个支付宝账号给王雯转来了113元。看到返款到账,王雯的心头愈加踏实了,算算耗时,想到一单就能返利5元,于是她开始相信兼职信息里说的“天天保底100元”并不是虚言。  30张≠30单?3240元垫付款难追回考虑到“10单返现5%,20单返现8%,30单返现10%”的刷单标准,王雯于是向他们申请了一份30单的刷单任务。因为挣钱心急,在没看了解他们发来的任务说明后,王雯就匆匆开始刷单。其实,当她通过支付宝购买第17张100元充值卡时,支付宝已提示“存在安全问题”,但她没理会,还是继续刷单,就如此凑足了30张充值卡。但她没想到,他们认定她这次只完成了“5单”任务。王雯说,她是根据第一个任务的规范来完成后面这组30单的任务的,她以为30张充值卡就等于“30单”,但他们却坚称,她所买的这30张卡只能算5单任务,而且,因为刷单任务系统设置是什么原因,假如不继续做完剩下的另外25单,连这5单业务所花的本金和返利都收不回来。“买30张卡已经花了3240元,要做完他们认定的另外25单任务,岂不是还要花一两万?”王雯心头一凉,这才发现上当被骗。鉴于他们没在QQ上再搭理自己,王雯选择了报警,并将此事通过重庆晨报966966公众服务中心热线向民生准时雨栏目反映。友情提醒不真实网上兼职成诈骗之首 被骗者六成为九零后《兼职互联网刷单让人骗近千元》、《网上刷单公司玩猫腻涮了兼职大学生》……重庆晨报记者梳理发现,网上兼职诈骗的状况比比皆是。依据360公司上月发布的《2014年度中国互联网诈骗研究报告》,不真实兼职、不真实购物和退款欺诈是2014年最为时尚的三类互联网诈骗。其中,不真实兼职已连续两年成为报案用户最多和报案金额最大的互联网诈骗。因轻信了互联网上各式各样的不真实兼职致使的财产损失,人均高达1659元。在网上兼职诈骗的受害者中,六成为“九零后”。一位互联网安全专家建议,找兼职工作不要轻信QQ群、博客、平台上看到的信息;不要相信陌生人发来的刷单、刷好评等信息。而更应该注意的是,互联网刷单、刷好评本身就是一种欺诈行为,涉嫌违法。3月15日正式实行的《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方法》规定,假如互联网卖家再用刷好评的方法来增加信誉值,将会面临处罚;3月31日,商务部发布《产品流通法》(征求建议稿),第40条也明确规定:禁止经营者自行或通过他人虚构信用评价。有关新闻不真实的K线 真实的陷阱退休女性轻信陌生资金投入电话蚀财上万看着电脑上起伏的K线,53岁的刘女性没想到,她正一步一步掉进陷阱。前天,公安部通报表示,2014年以来,重庆、浙江、安徽、山东等地连续发生多起以现货、期货买卖为名推行诈骗的案件。因为作案手法新颖,涉案金额巨大,社会干扰恶劣,公安部为此成立了由刑侦局牵头的“3·20”专案组,以重庆从27万余条大宗产品市场买卖明细数据中甄别出的线索为依据,将分布在全国25个省市的涉嫌互联网资金投入诈骗的集团,指定给所在地公安机关,侦查、打击。陌生“资金投入”电话诱她进入陷阱53岁的刘女性是重庆一家事业单位的退休职工,儿子在外地成了家,刘女性和老伴退休后的生活看上去十分悠闲。2014年上半年,刘女性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名年青男子的声音,询问刘女性是不是要炒期货。“如此的营销推广电话时常接到,当时没说两句话我就挂断了,没想到这人过了两天又打来电话。”刘女性说,这一次,男子在电话里向她营销推广一款炒期货的软件,并声称“有内部消息,稳赚不赔”。男子还煞有介事地说,他一个人也在资金投入。经过几次游说,刘女性对男子有的“半信”了,这名男子不失机会地劝刘女性先拿2000元试着做短线,刘女性最后动摇了。看着“K线图”就相信自己赚了在男子的“指导”下,刘女性开通了在这个交易网站中的虚拟竞价推广账户。进入这个交易网站后,起伏的K线图让刘女性“激动”不已。“我不知晓如何买,你可别骗我啊!”刘女性说,那名男子主如果通过远程指挥的方法教她怎么样“买进”“卖出”。一来二去,好像真的“挣钱”了。“首次他说赚了八九百,我看到竞价推广账户里的金额真的增加了。”而此时,刘女性也首次知晓了这名一直“指导”她操作的陌生男子的身份——业务员小曾。在业务员之上,还有“剖析师”、“操盘手”、“加盟商”,五花八门。刘女性日渐信以为真。几天之内上万元就“亏”光“天下没只赚不赔的交易”,这可能是业务员小曾对刘女性说的唯一实话。在刚“炒期货”的时候,刘女性好像每天挣钱,2000元的投入非常快就“涨”到了3000多元。半个多月顺风顺水的资金投入,让刘女性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于是她背着老公从银行里取了1万元又投了进来。“资金投入得越多赚得越多”,此时,刘女性自己也开始做起发财梦来。可好景不长,没过多长时间,刘女性的资金投入开始“缩水”。最开始,业务员小曾还安慰一下刘女性,并自称也亏了不少。可下面不到一周,她虚拟竞价推广账户中的现金就从1万多元“亏”得只剩下几百元。这个时候,刘女性再给小曾打去电话,得到的回话竟是“天下没只赚不赔的交易,我也快亏光了”。最后,小曾干脆不接刘女性的电话。刘女性将我们的遭遇向老公讲述后,两人一块向警方报了案。“眼见不肯定为实”此言不虚据渝中区公安分局办案民警介绍,刘女性资金投入的是“重庆晨优农商品交易网站”,这也是重庆打掉的第一家诈骗平台。调查发现,这个“晨优平台”的K线图都是后台画出来的,就像单机版的大富翁游戏一样,只有开盘价和收盘价是真实的。渝中区别局办案民警还介绍说,最早举报“晨优平台”的是江苏的一名高中老师。随后,办案职员到北京、扬州等地调查发现,这个平台的总涉案金额高达2.39亿,涉案竞价推广账户1887个。在涉案竞价推广账户中,有500多个是持平或者微盈利,1200多个竞价推广账户则是大幅亏损,而大幅盈利的竞价推广账户仅27个,且多为只资金投入了1元或者10元,但盈利却高达几百万元的“怪竞价推广账户”。而依据线索,渝中区别局还破获了涉及受害人700余人、涉案总金额1100余万的“重庆辕乾公司系列诈骗案”,与涉及受害人800余人、涉案总金额1000余万的“四川圆通宝公司系列诈骗案”。而在近一年的专案行动中,全国公安机关共打掉互联网资金投入诈骗公司133个,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000余名,冻结涉案赃款1.3亿。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