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译自曝在军营时一餐能吃32个小馒头

作者:武汉味美食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来源:www.cj17917.com 发布时间:2018-04-09 09:45:07
张译自曝在军营时一餐能吃32个小馒头 凤凰卫视3月23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士兵突击》走过十年,他们华丽蜕变,别样青春《士兵突击》让他们收获友谊和成长,陈思诚王宝强回忆两人第一次合作,曾给对方留下怎样的第一印象? 王宝强:思诚一个人揣着兜,不知道在干嘛,王宝强一看我心想你怎么认识我?我说你不就是演那个《法官》妈妈的那个吗? 陈思诚:他也把我名字叫出来陈思诚,我说你怎么也认识我呢? 解说:《士兵突击》对于二人来说有着怎样特殊的意义。 王宝强:拍完《士兵突击》之后,我自信了,我这么重要的戏,我都能拿下来,我不会再去怀疑我自己不会演戏了。 陈思诚:而且我俩因为在《士兵突击》里,就像一面镜子一样,所以我们俩其实走得最近,交流得最多。 解说:段奕宏如今的魅力男星,曾经的他却为何是父母眼中的问题儿童。 段奕宏:那时候最多的就是去野外游泳,我前脚到那儿,我后脚我的哥哥或者是我的父亲,就拿着棍子骑着自行车来追我。 解说:三次报考中戏为了表演,他经历过怎样的魔鬼训练? 段奕宏:大家不可思议,我十九岁的时候真的是为了考试,去劈叉。 陈鲁豫:当你第三次考中戏,你考上那次你最后用你的那个劈叉了吗? 段奕宏:当然。 解说:通过演艺圈张译曾经历怎样的艰难岁月? 张译:我看了一些比如说《法制进行时》,或者一些法制报道,拍那个传销人员的那个每天早上那种生活,对着一面白墙,那时候挺像我们自己的状态。 解说:为了出演《士兵突击》他又作出了怎样的努力。 陈鲁豫:密密麻麻很多就是说你应该找我演这个角色,因为有十六点原因。 张译:我想告诉他我能胜任部队的角色。 解说: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士兵突击》之后让我们一同见证王宝强、陈思诚、段奕宏、张译的十年守候与成长精彩马上开始。 解说:《士兵突击》讲述了一个农村出身的普通士兵许三多,一步步成长为一名出色的侦察兵的故事,这部电视剧让人们深深记住了这个不抛弃不放弃的主角许三多,更让人们记住了纯朴、勇敢、笑容憨厚的王宝强,曾经一部《天下无贼》让全国人民认识了傻根,而从后来《人在囧途》中的宝宝到《Hello树先生》中的树,再到《唐人街探案》中的唐仁,王宝强用一部部作品,一个个角色,让自己成长,也让大众看到了他的蜕变。 而《士兵突击》中与许三多一起从农村来到军营的中的村长儿子成才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年扮演成才的陈思诚如今已经实现了从演员到导演的华丽转变,从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到电影《北京爱情故事》再到电影《唐人街探案》陈思诚为了突破自我,而坚持遵循自己内心的声音,为大家带来了一部部充满诚意的作品,战线了自己在编剧和导演方面的才华。 《士兵突击》对于王宝强和陈思诚而言都有着重要的意义。而两人在《士兵突击》的拍摄期间,更是结下了深刻的友谊,2015年二人合作拍摄的电影《唐人街探案》,由陈思诚执导,王宝强主演,电影一经上映便大获好评,再一次让观众看到了二人的才华与默契。 陈鲁豫:所有来宣传的导演、演员一说起来都是我们合作的特别愉快,之前很好的朋友,但有时候你不知道他们是真好还是假好,你们俩是真好还是假好?作为朋友来说。 王宝强:作为朋友来说真好假好其实这个的话,大家都能感受得到,大家通过电影通过那什么都感受得到,你说我们俩光在说,我俩感情特别好,这么多年了,光自己在说。 陈鲁豫:这么说吧,你们俩之间能够算得上哥们吗? 陈思诚:当然了。 王宝强:不但是哥们我们是兄弟。 陈鲁豫:兄弟认识有超过十年了应该是。 陈思诚:十多年了。 陈鲁豫:2002年应该算2002年吧第一次。 陈思诚:2003、2004年2004年。 王宝强:其实可以这么说,2000年的时候我记得特别清楚。 陈思诚:对。 王宝强:他那时候他没毕业。 陈思诚:2001年。 王宝强:他在拍一个电影叫《法官妈妈》。 陈思诚:我的处女作。 王宝强:他的处女作那个男一号,然后那时候我还在跑群众,然后他在火车站一场戏,人特别多他自己在寻找什么的,然后他说那个是男一号我说那是谁啊?也不知道反正就在寻找他的第一部,那时其实我知道他叫陈思诚。 陈思诚:他见到我了那个时候。 王宝强:但是他那时候还不知道,后来。 陈思诚:2004年。 王宝强:后来中间有是2004年。 陈思诚:2004年。 陈鲁豫:你们之前合作是拍《红旗渠的儿女们》。 陈思诚:对。 陈思诚:《红旗渠的儿女们》 王宝强:《兄弟啊兄弟》是吧,那时候叫。 陈鲁豫:那是2004年了应该是。 陈思诚:2004年,对。 王宝强:2004年初是吧? 陈思诚:2003年底,2004年初。 王宝强:对,2004年初,那时候他刚好看过我的那个《盲井》。 陈思诚:《盲井》。 王宝强:对,因为那个片子,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去那个戏里边,好像就演一个小角色,我过去客串,客串的对,我背着包去了走到那个楼道的时候,思诚自己一个人揣着兜,不知道在干嘛,王宝强,一看我心想你怎么认识我,我说你不就是演那个《法官妈妈》那个吗?对啊。他说我特别喜欢《盲井》。 陈思诚:那个时候他刚拍完《天下无贼》,但《天下无贼》还没上。 王宝强:没上。 陈思诚:那个时候确确实实他真的没有得到没有被很多人认识。 陈鲁豫:你还没有看《天下无贼》呢? 陈思诚:我没看它还没上映呢,拍完就到我们那个戏去客串去了。 王宝强:对。 陈思诚:那个戏我是男一号,那个戏还有现在很多大家认识的当年是很青涩的。 陈鲁豫:还有汤唯我知道。 陈思诚:对,有汤唯、有段奕宏、有李光洁一堆当时我们都是在学校里的青年演员,然后我因为看过《盲井》,然后我就特喜欢他,我就说《盲井》那小男孩演得泰豪了,我跟很多人都在说,结果那天是我们收工,我在走廊我回我的屋,这哥们儿在那儿收拾他刚到,开着门收拾东西呢,而且那个时候我们睡的条件很差,招待所因为在太行山里,他是跟另外两个人得三张床在那,然后他在中间那张床在收拾,我记得特清楚,我一下看到他在收拾东西,我说王宝强,我一下吧他的名字叫出来了。 王宝强:对,我愣了。 陈思诚:关键问题我那时候也没那么红,他也把我名字叫出来,陈思诚,我说你怎么也认识我呢?然后他说我给你客串过你的电影那个《法官妈妈》。 王宝强:不是客串,是群演,就是群演。 陈思诚:群演,那个时候他是个群众演员,美其名曰叫客串,然后我那个时候我们就特别投机,然后因为我们那时候都是一堆年轻人,我就带着他没事就。 王宝强:吃饭。 陈思诚:因为他刚到,带着他吃饭。 王宝强:晚上吃饭就花了不到二十块钱,就吃面条啊什么西红柿,不是那个山区啊,你真就花不多少钱,就便宜。 陈思诚:他还给我们表演武术当时。当时表演武术,就那个时候我们就算认识了,然后直到《士兵突击》我们的感情就升华了,这样的。 陈鲁豫:人有时候会怀念那时候刚刚起步阶段大家都是相识,叫微时。 陈思诚:对,相遇微时。 陈鲁豫:是吧。 陈思诚:相识于微时。 陈鲁豫:就是那时候一个人你现在能想象你一个人要跟另外两个人分一个宿舍,然后可能去哪都是一个人,不会带什么助理,大家都是小年轻,刚刚起步阶段。 陈思诚:对对对。 陈鲁豫:那种单纯是现在想信挺难忘的。 陈思诚:挺美好的其实,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的人有一个可能,最好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你回想自己的过往,你可以找到证据就是一部一部的戏,你不论从DVD或者网络上,你说那个时代我在看什么,所以刚才你问我说,我想上我孩子看哪部电影,我可能想让他看好几部,我那时候还说,说等我孩子长大了,我会说想知道你爸和你妈怎么认识的吗?给他看《北京爱情故事》的电视剧,我说想知道你爸你妈什么时候结婚的吗?就看那部电影。我说你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吗?就给他看《唐人街探案》。对,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儿。 解说:2004年陈思诚与王宝强在电视剧《红旗渠的儿女们》当中第一次合作。 王宝强:等等,姓金的你可得要对我姐好一点,我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女:回吧。 王宝强:头儿,听说咱林州出来的有不少人都发了。 陈思诚:分人了有发的。 王宝强:要是出来几年发不了,那不是笨蛋一个吗,你说咋有脸回去呢? 陈思诚:宝祥咱们出门在外不容易。 王宝强:既然出来闯,咋说也得弄它个十万八万吧。 解说:2006年二人又凭借一部《士兵突击》被大家所数值,而正是《士兵突击》艰苦的拍摄经历,使得二人结下了更加深厚的战友情。 陈思诚:这兵种可有学问,但在所有兵种里面,最牛的就是我们,属于一线平推决胜千里型,那我们叫装甲步兵,那你说你叫啥兵,一年打两次靶,那叫兵。 解说:如今的陈思诚与王宝强虽然在事业上有各自的发展与突破,但生活中的二人也互动频繁,相识十几年二人对彼此又有着怎样的看法? 陈鲁豫:哇,还真是,当把这个跨度都放到,时间跨度这么多年都放到一起的话,能看出人的成长。 王宝强:是,看到成长,所以说两个人的。 陈思诚:我觉得我还好。 王宝强:所以看出两个人的情感好不好,其实都能感受得到。 陈鲁豫:我觉得真的是要从最起步的时候就在一起,在一起合作,一起成长的话,感情还是有基础的。 陈思诚:对不一样。 王宝强:是。 陈鲁豫:因为演《士兵突击》,你想那么艰苦一段时间的话,而且都是一些男孩男的在一起的话很容易,那种哥们儿情感很容易培养出来的。 陈思诚:而且我俩因为在《士兵突击》里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就写的我们两个人一个村,从那个村里出来,然后他怎么样我怎么样的一种改变,所以我们俩其实走的最近,交流的最多,所以那个时候我对宝强就有很深刻的一个了解和认识吧。 陈鲁豫:但其实从性格来说,我觉得我不知道思诚是一个好接近还是不好接近,是一个慢热慢熟型的人,是不是这样的? 王宝强:没有,他是比较容易接近的 陈鲁豫:他是容易接近的。 王宝强:对对对,比较善谈的,我是比较难接近的,因为我内向。 陈思诚:宝强其实比较高冷的。 王宝强:没有,我害羞,我脸皮薄。 陈鲁豫:每一个演员都会从某一个角色开始,突然在专业上变得自信了,可能都会从某一个角色开始,有的人可能特别开窍早或者幸运,第一部就开始,有的人可能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思诚你是从哪一部戏那个角色开始作为演员,你变得特别自信了? 陈思诚:这事还特别有意思,我觉得您说的特别好,就是说我在演员这事真正自信的其实我一直挺自信,但真正就是演员这事儿是什么呢,它就得是一舞台,你再会跳舞的一个人,如果得与你的舞台是不够的话,它就不足以承载你所有的舞姿,所以就是说演员还是得有机会有那个角色能让你真正的去发光和发热,我觉得我自己特别游刃有余,或者特自信的一个角色就是,但是那电视剧没有被特别多的人看到,是叫《战神》的一个戏,是去年还是前年我才演的一个戏,也不是《北京爱情故事》甚至都不是《北京爱情故事》的电影、电视剧。 陈鲁豫:这么靠后你才。 陈思诚:对,就是说,不是就是说你会觉得那个角色让我觉得特别嗨,终于体现到了那个嗨的感觉,还有以前我演过一个电影,是给别人客串,我演一变态,就演一个变态还连环杀人犯,那个电影叫《制服》,我也是特别嗨,就是就我觉得演员得是能演到特别嗨的角色。 陈鲁豫:那个时候你是自信。 陈思诚:你才嗨得起来,但有的时候,这就是我为什么也是说,但是你嗨了不一定观众会嗨,因为很多各种方法,各种原因,可能是比如说电影发行的问题、宣传的问题,投资的问题。 王宝强:这有关系,最重要的有一种是叫自嗨,有一种给大家嗨,有一种是自嗨和大家共同嗨。 陈鲁豫:对对。最高境界是子嗨。和大家一起嗨起来,你作为演员从哪一部角色开始哪个戏开始你是明显地感到到我是自信了作为演员。 王宝强:自信应该说是从《士兵突击》开始,其实我拍第一部电影《盲井》的时候,我也是一个很不自信的,因为说怎么说,因为我没学过表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演,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有一点,是导演他选的我,我演不好导演也不能怪我,不是我自己,我怎么怎么会演,我怎么怎么会演,我这个人心里其实挺脆弱的,也要面子。但是后来导演他就比较是他挑中我,是他让我过来演的,不是我求着他,那我觉得过程当中呢,我就会找到一个自信,我每次演的时候他都会夸我,挺好。我就觉得自信但是演完之后,但是我自己不觉得好,但是他们觉得特别好,就没敢拍第一部戏,后来拍《天下无贼》也是,拍的过程当中呢,拍一次冯小刚导演就夸,傻根演得好,就这样,然后心理就特别美,也不知道真的好假的好,反正我觉得就没有表演,可能就是要那种不表演的那种,但是我还是置疑我自己是否因为像电影这种词都比较少,容易那个那什么。 陈鲁豫:你一直在说词少词多的问题,刚才还说你们这次词多了。 王宝强:词特别多。 陈鲁豫:词多对你特别重要吗? 王宝强:对啊,有压力的,有压力的。 陈鲁豫:词少就没有压力吗? 王宝强:词少没有压力。 陈鲁豫:这点我不懂。 王宝强:因为我演戏是最擅长内心戏,靠眼睛靠形态,靠内心来传递,不是光靠嘴在那说,但是有的是角色。 陈思诚:小心点,你再吹两句那灯掉了。 王宝强:主要是角色需要吧。 陈思诚:我都听不下去了。 王宝强:你看傻根话就不是很多,后来我拍了那个《暗算》,话也不是很多,但是都是靠睁着眼睛说瞎话,直到《士兵突击》之后,哇我那是几百六百多场戏,几乎从头到尾每一场都有,都在就这个戏给我的当时让我演的时候,说实话心理还真是有点压力,因为不知道能不能拿下来,因为太长了,因为他的变化,他的成长,而且不是说完全是顺着拍,都是跳着拍,对吧,你的变化而且在这个状态的时候这场戏你是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来呈现对吧,那话到时候部队里边那词,有些东西多一个字少一个字都是不一样的,我就每天都晚上不睡觉,都要把那词一个字不落的给它背下来,因为它是很专业的数字的那种。 陈鲁豫:像你现在每演一个角色之前你内心的那种压力会不会很大? 王宝强:特别大。 陈鲁豫:因为我之前每演一个角色基本上都成了我的成功率是很高的那么我这一部戏我会怎样,就是你的那种压力。 王宝强:其实是这样的,因为我觉得我自己演戏呢,我其实我越来越了解我自己了,就是拍完《士兵突击》之后我自信了,我说这么重要的戏我都能拿下来,我不会再去怀疑我自己不会演戏了,那我后来又拍《我的兄弟叫顺溜》还是说《Hello树先生》到《人在囧途》、《泰囧》还是几部戏,那我自己慢慢地就是从多方面来说,让我自己更了解我自己,就是说每拍一部戏,我都会把前面的东西全部忘掉。 陈鲁豫:这能做到吗?我把之前全忘掉? 王宝强:其实真的挺难的,其实我跟你说,每次演戏,我对这个角色人物,我不会说琢磨得那么的透,但是也不会说对这个角色那么的不清楚,我永远是似清非清的,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对这样的一个人物角色呢,就是在表演上对于演员来说是特别大的好处,就跟我说的说词,因为我说这句词后边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说出来很自然地流露出来这个词的话,他就很真实的,如果说你太知道了,下面要做什么表情,下面我知道要说什么词了,那我觉得这个时候对表演上,你感觉是很流利很流畅,有些词不需要说得太过于流畅连贯,它有点瑕疵有点磕碰,那个状态其实反而是人物的魅力。 解说:在《士兵突击》中除了凸显许三多和成才的成长经历也塑造出了很多急剧个性和魅力的角色,由段奕宏扮演的老A袁朗帅气硬朗,聪明幽默、身怀绝技,段奕宏也因这一角色的精彩诠释而一炮走红,之后不管是《我的团长我的团》中,亦正亦邪的团长,《白鹿原》中生性叛逆的黑娃,还是《西风烈》中冷静机警的向西,《烈日灼心》中敏锐善良的警察伊谷春,凭借着一个个极具个性令人过目不忘的角色,段奕宏成为内地最受欢迎的男演员之一。 然而让很多人难以想象的是,少年时代的段奕宏与现在稳重硬朗的形象截然不同,这个1973年出生在新疆伊犁普通工人家庭的孩子,曾是一个令父母头疼万分的问题儿童。 陈鲁豫:我完全没有办法把你跟,他们跟我讲说你小时候是个很皮的,我完全没办法把他融合在一起,我一直觉得你从小就是特别地像你现在这样特有思想,然后讲话的时候会想,然后声音这样特别低沉的性感的很好听的,我觉得你从小就是这样的。 段奕宏:不是,我在家里是最让家里人最不放心的,最让家里人头疼的,最让我的学校的老师最不放心的,感觉我是一个不安定的分子,我从小好像我的那种反骨的叛逆的心情特别严重,很严重。就是拧着干,因为家里有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我在家里最小,四个人管我,所以我非常非常不喜欢。 陈鲁豫:就所有人都可以命令你干什么。 段奕宏:对。 陈鲁豫:可以说你。 段奕宏:绝对的,随时随地,除了睡觉上床,只要醒来我感觉我耳边全是他们的声音,你应该这样,你应该这样你应该这样,你不应该那样、你不应该那样、你不应该那样。 陈鲁豫:所以只要你说是这样的我就那样。 段奕宏:对,我曾经一度就是说真的是不想去上学,不想去为了考试而考试,那个时候考虑不到我的未来是什么,我总觉得他们在给我安排着一切,我很讨厌,你让我考试让我看书,我就不看,我就不好好考。 陈鲁豫:那你跟谁置气啊这是? 段奕宏:就跟他们置气嘛。 陈鲁豫: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但我知道你是在新疆长大的,在那样的一个很宽广的环境长大的小孩,天性是很自由的是吧? 段奕宏:对。 陈鲁豫:不像城里面长大的小孩可能没有接触过自然,每天你可以在旷野里面疯跑疯玩儿什么都可以干。 段奕宏:我那时候不太没有机会接触城系的孩子,但是我们那个也算一个城市,很偏僻,离边境上只有四十分钟,霍尔果斯边境嘛,那时候最多的就是去野外游泳,去爬山,我们那有条特别美丽的伊犁河,去伊犁河边洗澡,总觉得就是说光屁股那些一帮小孩,能在伊犁河游泳觉得挺棒的,能展示你的水性,但是说到这一点我非常遗憾,我的水性依然不好,为什么因为我前脚到那儿,我后脚我的哥哥或者是我的父亲就拿着棍子骑着自行车来追我,因为那条伊犁河已经夺去了很多很多孩子的生命。 陈鲁豫:那是该拿棍子追。 段奕宏:水流太急了,特别急,上面看着特别缓但是中间的漩涡特别特别多,所以刚脱了衣服和裤子准备下去试水的时候,就被拎起来了,拉回去,一路上就撕扯着。 陈鲁豫:你跟你爸撕扯。 段奕宏:对,跟我爸跟我哥哥撕扯着,就是这么一个特别调皮捣蛋的小孩。 陈鲁豫:每次都是想淘气,最后都没有机会能够淘气成。 段奕宏:那个时候最多的最后变成了就是说跟他们的一种对抗、较量,我就是要去,然后我到那儿之后,我还希望有人来把我再拽回去,就到了这种程度。 陈鲁豫:到那以后,如果你爸你妈没那棍子来追你的话内心会有点? 段奕宏:因为我心里害怕,其实也害怕开始吸引我的就是这个伊犁河,那么那儿,如果他们没来其实我也不是很敢到中间去游,也只能最多在我腰间的这个水域里面扑腾扑腾。 解说:童年时期的段奕宏不喜欢被管束,一度显得十分叛逆,但这一切直到1991年终于发生了变化,当时在读高二的段奕宏是班上的宣传委员,在一次文艺会演中,他自导自演的一个小品被来自上海的老师,给予了专业方面的肯定,这不仅让他发现了自己身上潜在的艺术细胞,更让他萌生了对于表演的渴望,于是段奕宏不顾全家人的反对,十九岁那年怀揣着彷徨与兴奋,他第一次来到北京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可是当时除了满腔热情之外,几乎一无所长段奕宏只考了不到二十分,然而这次的落榜却并没有令他陷入沮丧,反而使他更加坚定了对表演的热爱与追求,为了让家人看到表演带给自己的改变,也为了让他们同意自己继续参加考试,回家之后的段奕宏一面在果脯厂打工攒学费,一面苦学表演知识和技巧,他希望通过自己的执着与改变感动父母。 陈鲁豫:但我估计那时候你爸你妈看到你这种变化在内心深处,可能已经开始支持你了,觉得表演挺好,让我儿子变了呀。 段奕宏:那是第三次,第二次没有,第二次没有,第二次是因为我我知道说服他们很难,而同时我也找到了一种差距,就是说我身上应该去做什么样的准备,你的声音、台词,你满嘴的新疆普通话。 陈鲁豫:新疆普通话是什么样子? 段奕宏:前鼻音后鼻音不分嘛,还有那个z、ch、s什么的,报纸念成报纸,我结婚了。 陈鲁豫:是这样。 段奕宏:结婚叫结婚,我头晕。 陈鲁豫:这样。 段奕宏:还有开门,前鼻音后鼻音不分下去,我们台词老师就是说到了四年的第一年上学的时候,老师拿我来作为反面教材。 陈鲁豫:老师肯定很崩溃。 段奕宏:反面教材来给大家以警戒,那个时候就是找到自己差距嘛,然后去寻找话剧院的老师,来给我纠正,怎么处理一些朗诵啊,去找大家不可思议,我十九岁的时候真的是为了考试去劈叉,十九岁我觉得已经快长成了,然后你再把它扯开这是非常痛苦的。 陈鲁豫:你劈下去了吗? 段奕宏:真的劈下去了。 陈鲁豫:我想起有一次我采访胡军,他也讲他劈叉,他第一次劈叉是有人摁住他,就使劲地往下一摁,他就觉得好像咔吧一声还是什么一声,就整个人就下去了,但再也动不了了。 段奕宏:我没有人去咔吧这一下,完全是处于我给自己一种信心,最有意思当时我第二年第一年回去准备第二年考试的时候,我在这儿非常感谢伊犁州话剧团的团长叶新元,他给我提供了他们的排练厅,让我跟着他们的舞蹈演员在一起训练,当时大家很多人觉得,段奕宏怎么可能十九岁才练舞蹈,那不可能的事情,你还跟着我们劈叉,我特别羡慕别人一踢腿到这儿咔就下去了。 陈鲁豫:你又不是考舞蹈学院。 段奕宏:但是我可以展现,因为考试的时候有一个个人才能展现嘛。 陈鲁豫:就劈叉。 段奕宏:对,我那时候特奇怪就是因为,真的是买了那个黑色的紧身裤。 陈鲁豫:我的天。 段奕宏:觉得能劈下去让别人看,你真的劈下去了,没有那个遮着掩着,但是很多身边的声音就说不可能,我就趁着他们就说,他们回家我偷偷的在排练厅里面,真的花了可能不到半年的时间,真的劈下去了,后来有一天深夜的时候,就是我的院子里,就是从他们那个话剧团的那个排练场回到我们家,我的父母会问怎么这么晚回来,我说我去话剧团他摇摇头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打击我和排斥我,他说,然后我说你看我会踢腿妈妈,我真的把腿踢的很高,我还会劈叉我真的能那时候离地可能还这么多,但对他们来说已经很惊讶了,我母亲特别特别地欣慰,就是说挺不容易的就是那种感觉。有她这一句话,我很知足,因为我觉得有这句话我感觉我可能还有希望。包括去打工,也是想告诉他们我是为了这件事情。 陈鲁豫:你去那儿打工呢? 段奕宏:去果脯厂。 陈鲁豫:果脯厂好。 段奕宏:可以随时吃苹果。 陈鲁豫:对,果脯厂好。 段奕宏:果脯厂但是那个温度很难受,因为你得把这些果酱打碎的果酱,铺到一个就是说模子里,成型的模子里,放到将近很高温度吧,将近一百度可能是。烘干成果丹皮。 陈鲁豫:你做果丹皮啊? 段奕宏:对,果脯厂就是做果丹皮、果丹卷什么的。 陈鲁豫:太羡慕你了,小时候如果还还知道有一天长大在果丹皮厂工作,简直疯了要。 段奕宏:对,第一次打工,那是第一次打工。 陈鲁豫:一个月赚多少钱呢? 段奕宏:一个月我记得那时候是他是按天一天可能十五块钱,我想着比如说三十天我都不休息,一天十五块钱算得特别好,能拿多少钱,结果人家中间还有好多休息,所以我干了两个月暑假,没拿多少钱没拿多少钱,但这个钱我会主动地交给我妈妈,还是想让她知道,我不会告诉她你给我留着,我是攒路费的,但是我会告诉她我很乖,我表现很好,就想当我告诉她我想去考学的时候,你不要拒绝我,可能就是这种心情。 陈鲁豫:我就想,当你第三次考中戏你考上那次,你最后用你的那个劈叉了吗? 段奕宏:当然。 陈鲁豫:对。 段奕宏:我第二次就用了。 陈鲁豫:真的?把考官震住了吗? 段奕宏:没震住,因为我就会劈叉。 解说:作为一部军事题材电视剧《士兵突击》中的大部分角色,都会给人们留下刚毅、果敢的印象,但有一个角色却能让人感受到军人的细心与亲和。那就是由张译饰演的一排三班班长史今,他刚强而温暖、坚毅而富有爱心,这一角色甚至被阑晓龙形容为[军中之母],通过对这一角色的准备把握和精彩诠释,人们记住了史今,更记住了演员张译,而对于军人这个职业,张译从小就心怀憧憬与敬仰。 1997年张译高中毕业后的第二年,当时已经在哈尔滨话剧团学习了一年表演的张译,得知战友文工团招收新学员的消息后,前来北京报考,从19岁进入军营到29岁专业地方,张译把自己人生中最精彩的时光留在了这里,在张译塑造的一个个人物形象中,我们也不难找到他当年的影子。 陈鲁豫:这是个很可爱的战士。 张译:这不是,这是假的。 陈鲁豫:这不是你生活中穿军装的样子? 张译:这是我没当兵的时候借的别人的衣服,偷的那个东西拍的。 陈鲁豫:我觉得有时候生活当中,就会有这样你当年可能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就预示着你今后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张译:嗯。 陈鲁豫:你当时是因为想当兵吗?才去借人家的衣服照这么张相? 张译:喜欢衣服,喜欢那个军装。 陈鲁豫:觉得穿着特帅。 张译:其实乍一穿军装,特别是属于自己的正式的,不是咱们刚才那张照片,会有点失望,因为像这种从学员或者从新兵入伍的人呢,先穿那种军装是翠绿翠绿的颜色,而不是那种就是深绿深绿的。深绿的颜色是干部的,翠绿翠绿的那种是战士的,然后还不是那种长服,比如说刚才这种带领带的那种,它是那种不挂肩章没有领花、没有帽徽的那种作训服,所有的新兵几乎都是这样。 陈鲁豫:是不合身那种对吧? 张译:肯定是不合身的,所有的孩子裤子一提起来,撑起来的话还能再装一个我。 陈鲁豫:穿上那个军服你说翠绿也好深绿也好,是战士了,是解放军当中的一员了,那种生活就开始了,跟以前生活就不一样。 张译:不一样了。 陈鲁豫:得吃苦。 张译:高高兴兴地去吃苦,因为没这样生活过。太好玩了。 陈鲁豫:好玩啊? 张译:太好玩了,你说突然一个人从一个厌食者,我是一个厌食的人。 陈鲁豫:什么叫厌食? 张译:不爱吃饭的人,从那么一个人突然变成了每顿饭在连队的食堂最高纪录可以吃到三十二个小馒头,那种生活我觉得是我自己又是一个谈资。 陈鲁豫:这太恐怖了,三十二个不管多小,它也是馒头啊。 张译:也不是特别小,这么大吧,三十二个。我正常是二十五个。所以。 陈鲁豫:三十二个你再进去以后,怎么放它都是个问题。 张译:首先它这个馒头呢,它不是一个咱们通常意义上的实心的馒头,就是你用筷子扎下去之后,可能会扎五个,然后撸下去的时候,因为它很粘,它没做熟,所以第一个可能不会很迅速地脱离筷子尖,所以当你撸下去的时候呢,这个第一个馒头还没有脱落,但是第五个馒头已经下到地下了,那所以当你拿下来的时候,实际上也就这么厚,这样。部队的伙食当时是这种情况,现在肯定好了。 陈鲁豫:但那时候做学员,什么样的工作都要去参加吧? 张译:是,从比如大年第一个春节,我过的是这一辈子最有意义的,年三十的上午是维修靶场,就是打靶射击的那个地方。工具不够用自己的那个脸盆塑料的、绿颜色的去挖沙子或者是运石头。 陈鲁豫:就你们洗脸的脸盆? 张译:对,一个人会有一个脸盆,这样石头就,那个盆的内壁就会有很多划痕,也无所谓了。洗吧洗吧,放到宿舍。临时通知年三十的下午要掏粪。 陈鲁豫:别告诉我还是这盆。 张译:还是工具不够,拿茶杯是不太合适的,盆。然后班长说这样真的不太卫生,我去买点二锅头,就用二锅头涮吧涮吧,然后和面和馅儿,内壁有很多划痕,完了反正大家也没怎么吃,就是意思一下。 陈鲁豫:你吃了吗? 张译:我没有,我好像是去的是老兵的那个班吃的饺子,因为老兵的工具当时比我们多,他们好像没有太用盆,或者说我没有顾得上问,我不敢问我怕问了之后就没有饺子吃。 解说:2006年《士兵突击》的拍摄,班长史今的扮演者张译第一次被全国观众所熟知,而在此之前,张译也曾演出过很多影视作品,但大多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角色。也许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成就。甚为军人,张译觉得自己比别人更有接受挫折的能力,跑龙套当配角的生活,持续了将近十年的时间,而这些不起眼的小角色,对于当时的张译来说也是来之不易的。 陈鲁豫:当演员这点就比当主持人要有一点艰难的地方,就是你必须要经历过一个对导演要去推销自己,对吧就一个组一个组要跑,可能很多演员都经历过这种经历。 张译:对。 陈鲁豫:跟导演说,您看我是不是合适演这个角色,这是我的资料我照片什么的? 张译:对,所以有的时候我看的一些比如说《法制进行时》或者是法制报道,拍那个传销人员的那个,每天早上那种生活,穿的破衣烂衫的,对着一面白墙,那时候挺像我们自己的状态。 陈鲁豫:你每天出去之前都要这一下吗?今天我一定要找到一个角色。 张译:有的时候会的,真的会的。 陈鲁豫:那你这样完了以后,会找到那个角色吗? 张译:没有。 陈鲁豫:一般导演看到你以后,会是什么反应呢? 张译:我记得有一次,一般的反应是,你好请坐,我就会介绍我说我是哪个单位的,我说我是专业演员,行,那你留个资料吧,我说哎,您看哪张照片?你随便抽两张就行了,我看他也不在乎,我就给了他两张自己认为最好的,写上名字、体重、身高,所谓的艺术简历,然后我说那我,你可以走了哎再见。一般是这样,也有的时候是您要留照片吗?不用了你长的没什么特点算了。 陈鲁豫:但他们会觉得你是个有潜质的演员吗?就抛开相貌抛开外形来说,别人会觉得这个人可能是个不错的演员。 张译:可能这种话就是只有像我刚才的老师彭彭,还有阑晓龙编剧,康洪雷导演,还有一个人叫四哥李艺华,可能就是这几个人会这样认定我,那么自己究竟会不会演戏,不知道。老师说会,但是领导说你不会演戏越说我不会我就越不自信。 陈鲁豫:领导当着你的面说,你不会演戏? 张译:有一个领导是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演戏就是个死,所以你就好好地跑你的龙套。 陈鲁豫:说你演和就是死? 张译:你就跑龙套吧,你就别想要主要角色了。 陈鲁豫:有一点,我总觉得一个成功的一个特别认真的人,如果他有点天分,然后又努力的话,他真的一定是会有成功那一天的,你就是个特别认真的一个人,就这封信我看了以后,我都有点想我是导演的话,我一定就让你演这部戏了,他给康洪雷写了一封请战书,想演许三多那个时候。然后就密密麻麻写了很多,说你应该找我演这个角色,因为有十六点原因,如果我是导演的话,我一定就不好意思不答应了,我觉得。写了很多我有八年兵龄,我都在什么地方当过战士,我经历过艰苦的日子,修过靶场,刨过粪坑,通过垃圾道,这跟演戏没什么关系其实。 张译:我想告诉他我能胜任部队的角色。 陈鲁豫:导演看这封信以后肯定特感动。 张译:他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后放进了他胸口的口袋里,没再说什么话,当时我们在看残疾人艺术团的演出叫《My Dream》,那个人民大会堂的一个演出,那个演出的中场休息我把这封信递给他的,也不说自己是要干什么,就是给他我说这拿着,也不会说我不太特别是见到领导,见到导演,见到自己的长辈的时候,我不太敢于说话,就是拿着。他看了一眼之后就哼,笑了一下揣到口袋里什么都不说了,我的心有碎了。然后晚上看完演出,在人民大会堂那个前厅,他突然说,说张译啊,你说如果饿了应该怎么办? 陈鲁豫:吃呗。 张译:我说我请您吃饭呗,他说不,我想请你吃饭,我说好吗?这样,反正就去了去了之后,他喝了点酒然后忽然一落酒杯他说,张译,我们想请教一下您下面的档期,我们想邀请您来跟我们一块演《士兵突击》您看可以吗?方便吗?当时我就受宠若惊,因为我根本没有档期,我指的是没有任何称得上是档期的东西。 陈鲁豫:那你没有假装想一下,导演让我看看我的档期。 张译:那我真是找死呢。 陈鲁豫:就是一个人,就等那样一个机会其实,只要有了机会以后你就可以证明自己,让别人看到你身上具有这样的能力。 张译:也想不到什么证不证明或者让别人看到我的能力,因为喜欢这行,我想干这个事情,我干不了,我们单位一直没有给过这种机遇去拍戏,去真正的去演一个喜欢的人物,但是康洪雷和李艺华后来的阑晓龙,还有一个编剧叫陈平,他们给我了,包括导演胡玫。他们一直在给我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幸运至极,这些在业内的这些行业当中的领军人物他们对我很好,所以他们会培养出这样一个能够现在这样的一个,干事情的一个张译。 陈鲁豫:珍惜羽毛,这点很重要你的舞台会很大。也希望你有更大更大的舞台,带给我们更好的角色我们一起来期待张译更好的表现谢谢张译,谢谢大家。 张译:谢谢。    

企业建站2800元起,携手武汉肥猫科技,做一个有见地的颜值派!更多优惠请戳:襄阳网站建设 http://www.Xywzjs.cn

  • 上一篇:PHP语言快速学会之:[10]PHP 运算符
  • 下一篇:最后一页
  • 
    COPYRIGHT © 2015 武汉味美食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原创信息,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肥猫科技
    精彩专题:网站建设
    购买本站友情链接、项目合作请联系客服QQ:2500-38-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