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在日照客运站附近小宾馆查找住宿资料,准备营救小玉。民警在日照客运站附近小宾馆查找住宿资料,准备营救小玉。

  近日,临沂一名女大学生遭遇跨境电信诈骗,骗子先是在电话里假冒警官威胁其到外地躲避,且不得暴露目标,后又冒充绑匪向其家人勒索10万元。临沂与日照两地警方接到其家人报警后,紧急展开搜救,最终发现这起绑架案是一出由骗子精心导演的骗局。骗子先是威胁受害人离家,禁止其和外界联系,然后利用技术手段模拟受害人的手机号给其家人去电敲诈勒索。

  近日,临沂一名女大学生遭遇跨境电信诈骗,骗子先是在电话里假冒警官威胁其到外地躲避,且不得暴露目标,后又冒充绑匪向其家人勒索10万元。临沂与日照两地警方接到其家人报警后,紧急展开搜救,最终发现这起绑架案是一出由骗子精心导演的骗局。骗子先是威胁受害人离家,禁止其和外界联系,然后利用技术手段模拟受害人的手机号给其家人去电敲诈勒索。

  女大学生失踪,“绑匪”来电索要10万元

  6月29日上午,在临沂市区某公司上班的王某正在开会,突然接到女儿小玉(化名)来电。王某想到自己出门时女儿还在家中,应该不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加上自己正在开会,就挂断了电话。

  散会后已近中午时分,王某回拨女儿的电话,却发现已经打不通了。想到女儿已经23岁,还是一名大学生,遇到问题应该能够独自处,王某也未觉得异常。

  可当王某回到家时,才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 � 女儿不在家中。王某给女儿打电话依然打不通,却接到了一个陌生手机号发来的短信:“爸爸,有人给你电话吗?不要给我的手机来电了……”女儿突然用陌生手机号给爸爸发来这样的短信,让王某十分恐慌,急忙给这个号码回拨过去,可对方一直无人接听。

  令王某更紧张的是,此时小玉的手机号突然来电,一个男子在电话中恶狠狠地称:小玉在他们手上,让王某不要报警,迅速准备10万元现金,否则就撕票。

  小玉被绑架了!王某一下子慌了神,急忙找亲友商量对策。家人急中生智,要求先听听小玉的声音,对方的电话里马上传来了小玉的声音。小玉在电话里称,自己很安全。号码是小玉的手机号,又有小玉的声音�� � 家人确认小玉遭到了绑架,王某一家人遂向警方报案。

  失踪大学生去了外地,两地警方深夜排查宾馆

  警方接到报警时,已是下午3点多。民警分析,小玉已经23岁,还是在校大学生,有明辨是非的能力。王某收到短信的那个陌生手机号成了案件的唯一突破口。经调查,这个手机号是枣沟头的一个出租车司机所有。此时,驾驶员和车已经不在临沂。

  民警马上赶到出租车公司,得知这辆出租车正从日照返回,民警决定张网以待。此时,绑匪不断用小玉的手机号来电,向王某索要现金。民警嘱咐王某,尽可能拖延,给案件侦查争取时间。

  6月29日夜里9点,民警在临沂市区将出租车驾驶员找到。驾驶员交代,他29日下午2点多确实载了小玉,小玉是自愿租车去日照客运总站附近一酒店的,还付了460元租车费。刑侦民警火速冒雨赶往日照。6月29日深夜11点,民警与日照市东港警方会合,通过出租车司机找到了那家酒店。两地警方调阅了酒店监控,果然发现小玉在下午5点13分单身进入了酒店,由于没能出示身份证无法入住,4分钟后她买了一把雨伞离开。

  警方分析认为,小玉单身来到日照,不像被绑架,极有可能是约见友被人控制。小玉没带身份证,只能住私人小旅馆,而客运总站附近私人旅馆众多,深排查难度极大。两地民警分成多个小组,逐一展开排查,可一直忙到6月30日凌晨3点左右,仍一无所获。

  天亮女孩突然现身,原来遭遇跨境骗局

  凌晨,民警让王某再拨打小玉的手机号,显示其处于非正常待机状态,并不是无人接听。随后民警调查发现,发来银行卡号的一个手机号居然是个境外号码。富有经验的刑警意识到,小玉可能遭遇了境外遥控的电信诈骗!民警立即安排王某给小玉发短信,不要轻信任何人,尽快和家人联系。6月30日早晨6点多,小玉突然来电,称自己就在日照一宾馆。半小时后,父女俩见面相拥而泣。

  小玉介绍,29日上午9点,她接到一个自称是上海某银行的人打来的电话,称她卷入了一起非法融资案件。并让小玉电话咨询上海警方的黄警官。电话接通后,黄警官一开口就要小玉交代犯罪事实,把小玉吓蒙了。

  对方称小玉的账号要被冻结,需要把钱转入一个安全账号。小玉把自己账号上的1万多元汇完后,对方表示,这是保密案件,正在立案侦查,如小玉敢泄露案情,将要逮捕小玉及其家人,并让小玉到济宁躲避。小玉嫌路途遥远,最终双方商定躲避地点为日照。

  黄警官称小玉“认罪”态度较好,叮嘱她不能和任何人联系,到日照后不准用身份证登记住宿,小心暴露目标以防被当地警方逮捕。

  当晚,身处异乡的小玉极度紧张和害怕。对方不断给她来电,询问她的情况,并叮嘱其不要与家人联系。到了6月30日凌晨2点多,对方实在无话可聊了,居然讲起了黄段子。这让小玉产生了怀疑。天亮后,小玉看到了家人发 来的众多短信,最终和爸爸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