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就共花了近20万元医药费,全部都是向亲戚朋友和他所在工厂老板借的。

  南 都讯 记者田玲玲 实习生杨惠忠 万佩珊 黄文就躺在东莞市中医院的病床上,眼睛呆滞、嘴巴张大、难以动弹。近三个月前,他因脑干出血入院,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妻子李冬莲一直照料陪伴,每隔一天便 用手给他抠一次大便,每隔两个小时帮他翻一次身。望着不能说话、意识模糊的黄文就,李冬莲辛酸落泪:“以前家里都是他做主;现在他倒了,就没人做主了。”

  医生曾让家人“准备后事”

  今年5月9日晚,一直在看电视的黄文就突然感觉胸口发闷,十分难受,急忙叫妻子李冬莲“开窗透透气”;很快他就站不稳了,昏迷不醒。

  第二天凌晨一点多,李冬莲将黄文就送到东莞市中医院。医生检查后,直言不妙,甚至一度让李冬莲“准备后事”。所幸,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后,黄文就捡回了一条命。

  此后,黄文就在ICU病房住了整整23天。6月3日,才转入普通病房。根据医生诊断,黄文就因脑干出血,即脑干的血管被血块堵住导致。

  事后想来,黄文就去年曾有预兆。“去年有一阵子,他总是头晕,又不去医院检查,说休息一下就好了,”李冬莲叹气道。

  目前,黄文就仍意识模糊,不能说话,眼珠无法自由转动。情况好些的时候,李冬莲跟他说话,他也只能点头或者摇头。

  一辈子积蓄建房 未装修就倒下

  黄文就和李冬莲都是广西钦州人,黄文就今年46岁,李冬莲比他小5岁。两人来东莞打工已有20余年,分别在加工厂和手袋厂上班。

  去年年底,两人好不容易攒了一些积蓄,并借了5万元,开始在老家建房子。谁知,房子尚未开始装修,黄文就就病倒了。

  黄文就入院后,李冬莲就一直在医院照顾他,也没有了收入。两人有三个孩子,老大和老二也在手袋厂上班,但收入并不高;老三今年刚刚高考,由于成绩不想,也准备外出打工了。

  至今,黄文就共花了近20万元医药费,全部都是向亲戚朋友和他所在工厂老板借的。眼下,他已经开始欠费,截至8月2日已欠费8500元,而目前每天的医药费高达七八百元。

  卧床三月 妻隔天帮他抠一次大便

  得知黄文就生病后,其六七十岁的父母十分着急。两位老人身体也不好,一位患有高血压,一位患有冠心病。“爸妈一直想来看看,但这里没地方住;而且他们身体也不好,我也照顾不过来,”李冬莲说。

  由于黄文就难以动弹,为了防止他长褥疮,李冬莲每隔两个小时就要帮他翻一次身,晚上亦然。为了省钱,她没有雇请护工帮忙,而是自己一个人来做。“实在没力气,就只能用力把他拖上拖下。”

  每隔一天,李冬莲就用手给黄文就抠一次大便,每次需要半个小时。“要先帮他按摩肚子,才有大便出来。”

  李冬莲经常回忆起以前。在她才十八九岁时,就跟着他来东莞打工;黄文就比她大5岁,一直把她照顾得很好。在李冬莲看来,丈夫性格有点急,“他总是很努力,想干活干快一点。”

  眼下,李冬莲只希望丈夫能够早点开口说话。“我什么都不懂,以前去哪都是他带着我,家里也一直是他做主。现在他倒下了,就没人做主了,”李冬莲忍不住落泪。

  黄文就躺在病床上,妻子李冬莲特意躲在离丈夫较远的角落擦泪。